來到松雪樓的時候,迫不及待想趕快衝進去。
因為…好冷啊~ 這時候,只想趕快躲在室內,來一碗熱湯,或是一杯熱茶,暖暖手、暖暖胃。
從標高大約1,700公尺左右的清境,一路在山間蜿蜒,來到合歡山松雪樓,竟然標高3,150公尺,氣溫也隨著下降,雖然是七月盛夏,來到這裡也不免冷得發抖。


我們的老爺車經過「蘭花五日遊」的歷險記一番折騰,要想爬上合歡山應該已經不堪負荷了,所以原先我們並沒有到松雪樓的計畫。
有朋友熱心提供了兩張松雪樓貴賓劵,連帶出借車子 Space gear 讓我們開上合歡山,在這樣的機緣下,我們終於有幸一睹松雪樓的風采。




合歡山的景色真美!
大片白雲在連綿的山巒上、藍天裡大手筆揮灑寫意畫。
雲霧繚繞中空氣冷冽,只穿著短袖 T 恤、七分褲和涼鞋的我們彷彿不小心闖入冬天的國度。

看看其他山上遊客,雖然也有少數人像我們一樣因意外上山而穿著單薄,但是多半都是有備而來,穿著長袖外套,有人還戴著帽子包住頭;有些人則穿著輕便雨衣充當禦寒工具。

後來工作人員還問候我們說:「兩位相當強壯啊,穿這麼少…」
這完全是疏忽與大意、不小心忘記~ 跟強壯扯不上關係…




松雪樓,曾是全台海拔最高的蔣公行館,建於民國53年,民國58年開放民宿。
停業十多年以後,經過規畫整建的松雪樓,在今年年中重新開幕營運。



大門入口處的兩邊,是這般木材堆起砌成的牆面。

我不禁聯想到這樣的畫面:嚴寒天氣中,風雪盡情的在天地間呼嘯狂飆,壁爐中生起溫暖的火,釋放出跳躍的火光與暖意…



這張照片的圖說是「記憶中的松雪樓」,可以回味松雪樓的昔日面貌以及被白雪覆蓋的景象。



大廳。



餐廳。

很有意思的事情是:合歡山位在南投縣和花蓮縣的交界處,但是松雪樓竟然屬於花蓮縣的範圍,必須開立使用花蓮縣的發票。




來到高山上,不再只有窩在路邊吃泡麵或貢丸湯的命運,可以好好在松雪樓坐下來歇歇腳,揮走奔波趕路的疲憊勞累,撢去行旅中的風霜塵土雨雪,在舒適的環境中好好享受一頓熱騰騰的餐點。



「全台灣最高的餐廳,是第一,也是唯一。」



「離天空最近的下午茶。」




我們有貴賓劵,可以兌換拉麵套餐或下午茶。
下午兩點左右才吃完午餐,我們吃不下拉麵,就來個套裝下午茶吧!



我們都點了蜂蜜柚茶。



附贈手工餅乾。

餅乾的擺盤方式有待改進,令人覺得有點草率不經心,應該可以講究更精緻更有質感的呈現方式,已經反映。
至於「高山茶餅」則不見蹤影。在現場一時忘記追問詳情,後續便不了了之。






我們兩個人吃掉了兩個焦糖布丁。
後來才知道這些焦糖布丁「得來不易」。



舀起上面那層薄薄的焦糖,我喜歡它那甜甜脆脆的口感與滋味。
下面的布丁,入口後則感受到綿綿濃濃的蛋香。




事後聽負責經營的朋友說,這「限量供應」的幕後隱藏著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是個難解的謎題:
經過多方人馬的多次反覆試驗,焦糖布丁必須在早上八點半左右烘烤,成功率最高。
一定要挑這個時間點。屢試不爽。
在其他的時段,成果都不是很理想。
尤其到了下午時段,失敗率更高。
這真是太神奇了~ 因應之道,就是只能每日限量供應。



另外一則「秘辛」是這樣的:曾有建教合作的學生原本開開心心來工作,才做了兩天就哭著說他不做了,因為「臉都變形了」。
我們都還沒有參透這「臉都變形了」的真相,不知道是因為天氣冷所以臉都凍僵了?還是因為長時間笑臉迎接客人所以肌肉僵硬了?或是工作太累因此忙到臉都歪了?
可以確定的是:在用餐尖峰時間真的是忙到爆、忙到人仰馬翻!




在合歡山上經營餐廳不易,因為高山上沸點比平地更低,炊煮食物的火候拿捏都必須不厭其煩的推敲嘗試;而食材物料的運送也都更加耗時費工。
工作人員來到這荒遠的山巔提供服務,除了要適應旺季的爆量忙碌負荷,也得要克服離家在外的不便與孤寂。

在這離天空最近的地方相遇,啜飲一杯熱茶,是難得的聚合與緣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icelife 的頭像
janicelife

行雲流水天地間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