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3日獲頒第81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這次 Anne 見到李崗導演本尊了,請李崗導演簽名時,他說:「幸好不是簽帳單。」
Anne 的感想是:「李安和李崗兄弟兩位導演長得真像。」

在春節連續假期開始前一天,微雨的星期五下午,部落客海豚飛、伯爵茶夫婦、傑利和馬蘭達夫婦,加上我和 Anne 七人,在雷公電影公司的試片室裡觀賞「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
影片開頭,大家還被情節內容逗得哈哈大笑,隨著劇情進展,一室漆黑中開始有人頻頻抽取桌上的面紙。
桌上除了茶水,的確還很貼心的放了一盒面紙。
我們後來開玩笑的建議說,將來電影上映以後,現場不妨找面紙廠商合作。

燈亮後,雷公電影的負責人李崗導演出現,大家聊起來。
導演說他看了很多次了,還是每次看都會哭,他的感想是「活著真好」。
導演說,如果曾經面對過親友的喪葬事宜,看了影片後會更有感觸。像他自己因為四年前面臨父親離去,現在看影片就深深被觸動。


我們看片的前一天,本片剛傳出捷報,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是今年唯一入圍的亞洲電影。
它洋洋灑灑的得獎紀錄,證明了好片不寂寞。
男主角本木雅弘為了演出本片,實地到葬儀社實習;也為了扮演大提琴手而苦練從未接觸的大提琴。
海豚飛是個音樂人,本身會拉大提琴,她說看得出來男主角的確是有練過的。


雖然片名叫「禮儀師的樂章」,然而更精確來說,片中所描述的主角是一位日本的「禮體師」、「納棺師」,負責處理大體的清潔、化妝、著衣、入棺事宜;和我們目前國內的「禮儀師」稍有不同。
看他們以敬慎仔細的態度面對往生者,把他們精心打扮得美美的,送別他們踏上前往下一個世界的旅程,我心裡很感動,默默想著:「如果我的家人或我將來離開了這個世界,我會希望有這樣的人來為我送行。」
後來回家後看了其他推薦文章,才發現有這種想法的人不只我一個。


我最喜歡劇中的社長和澡堂阿伯,帶著質樸與洞察世事後的豁達,從歲月中萃煉出人生的智慧,也許不多言語,關鍵時刻卻常常一針見血說重點,令人拍案叫絕。
薑是老的辣,這些老演員雖不是俊男帥哥,然而演技出色,戲感十足。


印象很深刻的,是片中棺木分了不同等級和價格,但是其實燒成灰燼以後都一樣。這樣的差別,只有對生者有意義。
所以劇中人物說了一句話:「人生最後的購物是由別人決定。」
我想,我還是寫下遺囑交代清楚得好。
只是遺囑歸遺囑,我走了以後,生者要不要照做,可就由不得我了呢~


這真是一部非常值得觀賞的片子,雖然講的是生死大事,卻毫不令人畏懼或忌諱,處理得非常細膩,許多情緒與細節都靠著鏡頭畫面來詮釋訴說,或許一個含蓄的肢體語言或眼神,或許一兩個環境場景,或許是一段清淡幽遠的音樂,「一切盡在不言中」的留下許多空間,讓人在心頭迴轉縈繞。
久石讓淡雅的音樂,則在悠悠緩緩中,帶我延伸飛越到無限空闊處,以及些許悵然。
片中主角人物間的生命故事,互相緊密交織成一個連結網,環環相扣,互有牽動。
片中所碰觸的議題很多,包括不同的婚姻故事、昔日走過的往事路程、死亡本身、生者面對死亡的反應與面對死者的愛恨情仇糾葛、對於工作的抉擇與付出等,每個議題都值得誠實面對自己內心最深層的想法再三咀嚼省思:面對死亡,我準備好了嗎?


死亡,是一個面對、和解與放下的過程。
在離去以前,是否把自己想要交代的事情都處理好了?想做的事是否已經完成?該說的話是否已經說清楚了?是否已經向自己所愛的人表達出自己的愛?是否一些未解的結已經解套化消?

而當亡者已經離去,或許生者才正要接受更大更難的課題。
是否與離去者還有未了的心結?是否還有來不及完成的遺憾?是否有尚未原諒的往事?離去者是否了解生者的愛與眷戀?

死亡,讓亡者與生者彼此間的關係或問題浮現出來,是否能夠無怨無憾的送走他,從此在心裡含情微笑想念他?


生死是一門無法重修的課程,只能盡力去學習與面對,讓自己和心愛的親友彼此無憾吧。

我喜歡片中所說的:「死亡不是結束,是一道門,通過這個關卡,走向另一個世界……道聲:一路好走,來生再見!」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2月27日上映!

請按我,前往「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電影官方部落格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