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哈利波特和芭樂基本上是連不在一起的啦,我好像沒看過哈利波特吃芭樂。
把他們扯在一起,只不過因為他們同一天來到我家。

Anne 終於把哈利波特第 7 集中文版借回家來。
她說她在寒假以前應該沒時間看。所以就是我的專利了。

Anne 說她瞄了一下,第一章第一頁就有錯字。
(第一章第一行的「平空」應為「憑空」。)
還有就是第一到四集的譯者彭倩文翻譯的內容比較幽默,從第五集開始由「皇冠編譯組」掛名翻譯的就沒那麼好。

Anne 會注意到這些比較出版專業的事項,還真是令我有點訝異。
而且她竟然記得那位譯者彭倩文的姓名...怎麼記課本內容都沒有這麼厲害...
(剛才查資料,赫然發現一到四集譯者彭倩文是繪本名家幾米的太太...)
Anne 閱讀時會很習慣的抓錯字,我想大概是課外書看多了,自然磨練出來的。

對我來說,抓錯字則是反射動作與職業性的習慣。
我幾乎很少看到沒有錯字的書,只是錯字多寡而已。
至於掛名「編譯組」,我猜想是因為搶時間而發稿給多位譯者分別同時翻譯。通常這樣做會使內容比較缺乏一貫性。
(剛剛查資料,證實是發給幾位譯者同時進行。)

本來8月暑假返校日的時候,班上就已經有同學買了哈利波特英文版。
那位同學的媽媽希望她好好加強英文,但是那位同學說她一小時看不到兩頁。
本來我想先借回來大略看看是如何導致最後的結局,後來還是算了。

我的閱讀就是享受樂趣,欣賞其中的情節與作者的創意,還是看中文版比較暢快。
所以我沒有很想看英文版,也不強求 Anne 要去看英文版。
雖然人家說這樣英文會進步很快,但是中文版已經厚厚兩大冊,光是好好要看完中文版,都要花不少時間,真要我們看完英文版大概去掉半條命。

不過有一好沒兩好,有時候看翻譯文字有可能被誤導,可能原文壓根兒不是這個意思。
很多年以前,我曾經接過一個翻譯稿件的對照與潤稿工作,有些譯者的文字真是翻譯到牛頭不對馬嘴又亂掰。從此我不敢再接這種工作。



這幾天老公在忙一個會議,我們母女倆必須自己吃晚餐。
剛好看到滷味攤子又出來了,這兩天傍晚都買滷味來吃。
誰知道隨便買一買就很貴,星期一吃掉160元,星期二吃掉200元(其實是215元,老闆去零頭)。
老公的貢獻則是晚上回家的時候,把會場剩下的水果打包帶回來。
星期一帶回五根香蕉。
星期二帶回七顆芭樂。
我跟 Anne 說:「還真的是『香蕉你個芭樂』咧!」
「哇哈哈…」
好不容易吃完五根香蕉,又來了七顆芭樂,吼,這是要怎樣吃啊?
老公說:「一顆一顆的把它吃掉啊!」

話說,Anne 自從升上小學高年級和國中之後,漸漸會從學校帶回一些流行的語詞,例如「棍!」
所謂「棍」是從某個詞的相似音轉過來,因為學校規定不准說那個字。
小孩子很會變通,這個不行就換個方式拐個彎。
基本上Anne 的狀況還好,頂多就是這個字,我也沒有刻意去禁止她。
愈禁愈刺激愈會偷偷做,乾脆讓她明著來,注意觀察,不要太嚴重就好。
青少年總要發洩一下情緒,也要跟同儕有點共通性,講講共同語言。

最近我跟她說:
不然改罵「香蕉你個芭樂」好了,這樣既沒有違反規定也可以發洩情緒。
如果很火大,可以罵長串一點,例如「香蕉你個芭樂奇異果蓮霧桃子水蜜桃…」
醬子罵很痛快,可以罵很多罵很久,罵到氣消。
而且罵到後來,可能還要停下來想一想後面接什麼好,還蠻好玩,也可以訓練反應。

她在學校試驗了一下,果然罵長一點比較痛快。而且同學覺得很好笑。

其實這個罵法是從幾年前的電視連續劇看到的。
當時有個「送你一支番仔火」的連續劇,裡面有個很會罵人的女總裁,每次都很溜罵一長串。
不過這句是另一位女士罵的,要跟她較量一下。
現在我很久很久沒看連續劇了,頂多看「全民最大黨」的「公主」罵人。
奇怪,我好像很愛看罵人的情節喔?
看「公主」罵人,可以釋放出小市民很多不滿與怨氣耶!


那這兩天就來啃芭樂看哈利波特好了,如果稿件都能順利交出去的話…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