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帶著濛濛睡意的清水斷崖。

早上四點多出發,天色仍暗,微微下著雨,在陰溼的天氣當中上路。
這時候應該配上鄭怡「微風往事」的第一句:早晨的微風,我們向遠處出發中…
透早出門的好處是完全不用怕塞車。
走雪山隧道到宜蘭,眼前一亮,夜色裡燈火仍然散發出暈黃的光。
很喜歡夜裡的萬家燈火那種感覺,好像家裡有人亮著一盞燈在迎接晚歸的人,那是一種等待、掛念與情意。

就這樣,看著天色逐漸透出曙光,漸漸明亮,而路燈也完成夜班工作休息了。
路燈不是「啪」一下全暗,而是某一部分先熄滅,然後下一部分隔些時間才又熄滅,有一點輪班下場的感覺。

還沒6點,到蘇澳買了早餐吃,然後繼續上路。

喜歡蘇花公路的清水斷崖。
山與海交織著戀曲。
岸邊總是捲起白浪,像蕾絲裙邊不斷翻飛。
一早的清水斷崖還帶著濛濛睡意,慵懶睏倦…







總覺得東部這邊的山的容顏特別清爽明晰,有不同的氣質。


太魯閣橋。


橋上有一隻鳥兒。
早起的鳥有蟲吃。


路邊的山與田,綻放著綠意。
農人一大早已經在田裡忙碌,白色的背影訴說著他的辛勤與努力。



玉米站在早晨的微光中,與山作伴。

沿路風光其實也很不錯,脫離生活常軌,換上不同的感覺來看待週遭。
人的眼睛比相機管用多了,自動收攝心中感動的景象,自動過濾掉不悅目的場景與角度,不必管構圖、光線、電線桿等等雜物,也不用擔心鏡頭沒辦法容納眼前所見。
還是自己用眼睛去看、用心去體會,比看照片好多了。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