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初,我們一家人去嘉義的回程中跑了一趟西螺,吃目鏡仔的麥芽酥圓仔冰,以及買陳源和醬油。
炎熱夏日的西螺小鎮街道,靜靜的陷入午休狀態,散發一種安適閒逸的氛圍。
陳源和醬油坐落在一排低調的民房中,探頭進去,看到阿嬤和小老闆。
阿嬤起身問我們要什麼,她不催也不急,沉穩的耐心的在滿櫃醬油前等候。




等我們決定要兩瓶產品,阿嬤拿出一團圓圓的紅繩,手腳俐落的在瓶身上纏繞了那麼幾下,就打包OK了。
這真的是一項愈來愈少見的技術耶!
我趕快拿出相機來拍成品。
(但是完全忘記拍過程也忘記拍阿嬤… 懊惱悔恨中…)

跟阿嬤結帳以後,不料小老闆竟然問道:「喔,妳是不是有在網路上寫過我們啊?」
蛤?竟然被花現了~ 我拍照前會徵求對方同意,但是從來沒給過部落格網址,貼文後也不會主動通知對方~
(我對我的部落格向來很低調,我希望能比較沒有顧忌的下筆,不用擔心被視為是討好或諂媚~ 萬一要寫人家「壞話」也比較沒有壓力~ )
他說是「母啊」某天給他看的。

2009年元旦的紀錄【雲林縣西螺鎮】陳源和醬油

講到「母啊」,我對老闆娘的印象非常深刻,我覺得她是個非常精采的人。
她除了店裡的事、家事,還要去上課、幫忙朋友處理賣不掉的有機農產品…
曾經有朋友因為種鳳梨又沒有行銷概念,她接手連夜幫忙處理善後…
她很爽朗健談,不但帶我們去看醬油缸,而且在閒談中講了好多故事,很生動又傳神。

其實我還蠻期盼小老闆能夠把自己家族裡的醬油製作故事、阿公阿嬤爸爸媽媽的生命史和經驗、繩索包裝法等點點滴滴,都用文字與影像記錄下來,作為家族文史的傳承。
我總覺得,時間不斷流逝,生活的樣貌也不斷在改變,應該為生命留下一路走來的軌跡。
我到台灣各地旅遊時總愛拍照紀錄,往往下次再度舊地重遊時已經另一番景象。
小人物個人或社會整體的歷史,就靠這樣一步一腳印的累積。




Anne 上次跟老闆「本尊」合照;這次遇到小老闆,也來個合照吧!
兩個年輕人是走「隨意自在休閒風」,一身輕便打扮。

這時,老闆「本尊」剛好從裡面出來,發現我們嘻嘻哈哈正打算要拍照,他默默的悄悄的趁我們不注意的當下就快閃了~

小老闆是個帥哥,有燦爛的笑容。
Anne 拿起報紙來看,他很乾脆的說:「喜歡就帶走沒關係~ 趁我妹不在的時候趕快拿去~ 哈哈哈~」
最後我們要離去時,他還送出門來,跟我們揮手說再見。




我非常喜歡這種繩索包裝法,又環保又很藝術。
兩瓶綁在一起很像「哥倆好」互相搭肩。

至於瓶身泛著點霧氣,是因為丹尼爾一回家就把它們冰進冰箱,拿出來拍照時就稍微起霧氣了。
其實,還沒開瓶是不用冰入冰箱的,開瓶後才需要冷藏。








這是門功夫啊!
這樣綁起來起後,可以輕輕鬆鬆拎著走,也不怕碰撞,比放在塑膠袋或紙袋中拎著走還安全好攜帶。




我試驗了一下,採用這種包裝法,只用一根食指就可以拎起這兩瓶醬油。


我之所以喜歡陳源和醬油,是欣賞他們那種素樸踏實的風格,散發出一種溫潤而內斂的氣質。
他們近幾年轉向有機市場,不添加防腐劑與色素,堅持自己的信念。
感覺上,他們待人接物仍維持幾分老式作風,不是很客套很熱絡很制式的那種商業模式,而是一種街坊鄰居般的閒話家常,令我懷想起從前的淳樸年代。


這是我在2009年1月寫下的筆記:

老闆娘談起他們的朋友進行有機栽培的過程。
她提到有一位朋友,家裡是種茶的,家人因為長期噴灑農藥而致癌往生,這位朋友接下了種茶的工作,卻再也不想噴灑農藥,因緣際會之下接觸了有機農業,剛開始撐得很辛苦,但是抱持「寧可餓死也不要被毒死」的心情,繼續努力。
當「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願意先支付資金預購,等他種出茶葉再交貨時,他問:「萬一我沒有收成怎麼辦?」。
答曰:「那就等明年啊!」
「萬一明年也沒成功呢?」
答曰:「你還有後年啊!」
「萬一我很多年都沒有成績呢?」

答曰:「你不會那麼衰!」(噗~ 好有智慧的回答~)
人家都那麼有信心了,他怎麼可以沒信心呢?
在這樣的情形下,他沒有噴灑農藥,每天去抓吃茶業的毛毛蟲放到乖乖桶裡。等到積滿整桶的毛毛蟲時,他覺得下不了手處理這些毛毛蟲,因為都是生命。
後來他轉念,跟毛毛蟲對話,他不抓毛毛蟲,但是請毛毛蟲吃老葉就好,嫩葉讓他收成。
很神奇的,毛毛蟲彷彿聽懂了他的話,對話似乎真的有效果,他跟毛毛蟲果然找到一個和平共處的模式。
直到現在,他對於茶園就採取自然生態的做法,不刻意去干擾或改變其中的自然運行。他覺得自然界應該維持在一種平衡狀態,所有的生命之間可以互相尊重的共存生活。

聽了這個故事,我覺得很感動,關於那種「未來總會有希望」的信心,以及與生物的對話、愛惜自然生態的關懷。

除了談到幾位朋友從事有機農業的故事,老闆娘也談到他們的故事和「與生物的對話」。

老闆娘說,當初公公病危住院到往生那段時間,由她來照顧麴菌,誰知道麴菌都在一夜之間出問題,必須全部丟棄不能用。連續三次都不成功,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由陳老闆自己來照顧,竟然也還是出問題。想一想,這些菌種在這店裡很久了,和公公也相處有感情了,他們可能是感受到公公情況不太好,所以也很難過。
後來陳老闆跟麴菌對話,說也神奇,後來事情又順利了。原來連這些微生物也是有感情的。
老闆娘問陳老闆怎麼會想到與麴菌對話?他說他也不知道啊,因為就已經沒有辦法了,試試看又不花錢,就試試看囉!

由這裡,老闆娘又講到,有人做實驗,煮好三碗飯,每天實驗,每天對其中一碗說「感恩你啊、好愛你啊!」另一碗則每天罵他幾句,另一碗則不理不睬。結果那碗沒有人理睬的飯最臭。說好話那碗的情況最好。
老闆娘說,說出來的話真的很重要,要留心。



陳源和醬油廠
雲林縣西螺鎮大同路96號
電話:(05)586-3395
※在全省各地的「里仁」都可以買到他們的產品。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