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傍晚來到石碇的時候,大約是六點多,夏天的天色暗得晚,暮色裡拂著涼涼的風。
開車在這附近兜風時,風從車窗吹進來很舒服,蟬鳴蟲叫則充滿了大自然的生氣。
或許因為不是假日,石碇散逸著一股悠閒的鄉鎮氣息,窄窄的小路上錯落著出現三三兩兩的人跡。
這彎流水,不知昔日是否有人在這裡浣衣?
石碇,印象中就是一處泛著光陰痕跡的所在。




石碇腹地狹小,以前我們通常只是路過,只覺得路又彎又窄。
這次駐足仔細欣賞,右方騎樓隱藏有許多店面,是平時忽略的風景。

特殊的「吊腳樓」建築形式,是居民為解決腹地狹小所發展出來的。在東街內形成特殊的內街稱為「不見天」,是昔日東街商家進行交易買賣的地點。
(取材自石碇鄉公所網頁http://www.shrding.tpc.gov.tw/s1_1.htm)





橋旁的小廣場上,擺放著露天咖啡的桌椅,有人圍桌閒坐著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讓我不由得聯想起鄉下榕樹旁坐在板凳上搖扇子開講的鄰里鄉親,那種懷舊風情和閒情逸致。




橋旁一家飲食店,進門要吃晚餐,一眼望見這種古老的木椅。
紮實的木料和工藝,椅背的兩邊都可以坐人。
老椅子搭配磨石子地,別有一番濃濃的古早味。
又寬又厚的椅面,在我印象中,就只有在年歲久遠的鐵道小火車站裡才能看到類似的好物吧!












薑絲大腸。



豆腐。



豆腐羹。

本來是要去深坑吃豆腐的,後來丹尼爾想想,石碇的豆腐也頗有名氣,就試試石碇的口味好了。
在老店中吃著這般的家常菜色,有點時光倒流的親切感。

不過,吃了之後,我們覺得還是比較習慣深坑的口味。這就純粹是個人喜好了。

深坑吃豆腐遊記 【2009端午-1】台北˙深坑



這家飲食店有兩間相連的店面,也算不小,生意不差。
女眷們點菜端菜,老老闆在圓圓大大厚厚的砧板上剁著雞肉,較年輕的老闆則不停的拌炒煎煮,不一會兒的工夫就盛出一盤又一盤的菜餚料理。
結帳後,服務人員還對我們說著:「謝謝!謝謝老闆!」是講好話給客人討個吉利順心的服務業老習慣。

石碇,給我的感覺是時光彷彿不曾走遠,淳樸在此駐留。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