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喜歡老房子,尤其是木頭的老房子,特別是有故事的木頭老房子。
喜歡木頭的溫潤質感和紋理,以及時光所留下的歲月刻痕。
總覺得木頭是會呼吸的、有生命的、有故事的。

當我從 amber 娘娘 那邊知道在二條通有一棟八十多年的木頭老房子,我和 Anne 挑在星期一的午後去享用下午茶。
我想,如果要聆聽一棟老木屋的低語呢喃,適合搭配一室的寧靜與悠閒的心情。


☆中山北路二條通˙歲月走過☆

根據網站上的資料,老房子的歷史大致是這樣的:
日治時期,大正町是高級住宅區,有東西向的十條街,就是一到十條通。
位在二條通1號的這一棟日式二層木造屋,是一位日本攝影師於民國14年所興建,原本是他的住家。
日本戰敗後,由國民政府接管,曾經撥給警政單位當宿舍用。
隨著時光的腳步推移,老屋走過滄桑歲月,年華漸逝,日漸荒廢老邁破敗,傾頹腐朽,甚至白蟻蛀蝕。
這兩年,經由建築師採用傳統工法整建修復,終於再現老屋風華。

目前一樓是咖啡廳,二樓則是事務所辦公室。













☆窗邊風景☆

窗戶像個木頭相框,展覽著流動的風景。
風吹過、人走過、光影掠過、日影篩過、空氣飄過、光陰飛過…
時時變幻莫測。




一進門的窗邊有個靠窗的兩人座,坐在這裡剛好可以收納窗外的風景與過往行人的流動。




高大的老樹讓老房子增色許多,添加了不可言喻的生命力,可說是這裡的靈魂。蓮花颱風剛過,餘威仍在,午後的風有些強勁,綠葉在風中搖曳、翻飛。
室內的燈光映在玻璃上,有一種老樹上長出燈籠的錯覺。


☆影像之歌☆



我的座位正對著這幅影像。
這裡正舉行攝影展,將展出到8月31日。











☆通往祕境的木梯☆



從簾子一端看我的窗邊座位。




從我的座位看過去,有一道木梯通往二樓。




我正在拍木梯的時候,樓上有一位先生剛好往下看到,一面開燈一面說:「我開燈給妳拍!」
原來他是老闆,也是整建再造這間老房子的建築師鍾永男先生。









☆二樓☆

後來鍾先生下樓與來訪的熟識賓客聊天,並且主動對我說:「妳可以上去拍沒關係!」
有這個機會當然太好了,稍後我跟在鍾先生身後上樓,他說我可以儘管拍,還直接打開通往木頭小陽台的門說:「這裡可以出去。」
鍾先生的辦公桌就在這一大片綠意旁邊,真是個令人羨慕的工作環境。
他在桌前或埋首伏案,或與人聊天討論,甚是忙碌,但他仍然跟我說:「妳儘管拍沒關係。」
只是別人都在忙,我也不好多打擾這個工作空間,僅挑選一些較不會對大家造成干擾的角度拍攝,心裡則非常感謝鍾先生的豪爽與阿莎力。




對照一下,這是從對街拍二樓小陽台。




到這個小陽台要跨過一道低低的木檻,我很喜歡那道木檻,坐在上面應該很舒適吧~




我也很喜歡這木頭格子門,像落地窗又像落地門,收攬大樹的綠蔭和涼風。




從小陽台看下去。













☆二樓˙屋頂的樑柱和木構☆








☆下樓˙木梯☆



從樓梯頂端俯瞰。
左邊裝了一道鑄鐵的圓弧形扶手,造型很優美,搭配木梯的合奏竟也非常和諧,但是那個角度和背景很難拍出它的完美弧度。







☆慢食˙下午茶☆

星期一下午的人不多,偶爾有些店內的熟客來來去去,不過大致而言是很寂靜的,襯上輕柔流淌的音樂。
我的感覺是在這邊出入的人多半都很nice,除了一樓咖啡店內服務人員的態度親切有禮,二樓下來的工作室人員,也都很客氣和善。
光是我在拍木梯的時候,除了老闆鍾先生,還有其他先生也曾主動幫我開燈。
還有一位做設計的小姐下樓時,主動招呼 Anne 說可用店內吧台上的電腦,並且特別在電腦上給我看這棟老房子的很多照片,那些都是用單眼相機拍的傑作,包括夜晚的景象。她說:「我想妳應該會喜歡!」
那些作品真是出色,構圖講究意境,光影的精準掌握,更能精確的捕捉老房子的風情與特色。
我的座位正在門窗邊,即使來者只是陌生人,也常常在開門而入、回手關門的剎那,因為視線相對而對我微微頷首,無形中傳遞交流了人情味。
或許這就是一種循環良好的磁場吧!




除了我所坐的靠窗雙人座,這就是咖啡店內的所有座位了。
目前店內除了咖啡、茶、果汁,只提供輕食,而且只營業到下午六點。
據說到了7月的時候,餐點內容等各方面都還會翻新,讓我很好奇它接下來會走什麼樣的經營型態。



冰羅馬咖啡。
帶有雞尾酒的特殊口感。




桌面總是反映著窗外的傘或綠樹,我很喜歡這種虛實交會的相互穿插。









☆輕吟淺唱小夜曲☆







二條通1號-綠島小夜曲:台北市中山北路一段33巷1號。



【台北市】二條通1號隨手拍˙燈影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