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處我和丹尼爾非常喜歡的老宅,已經被列為三級古蹟,目前裡面仍有人居住,算是仍然生龍活虎的「活古蹟」,然而整體環境卻維持得整潔乾淨又美觀,不禁令我們讚嘆不已。

許多年前,我們曾經數次到訪新埔的義民廟,也就是那時候與這老宅結緣。
以我們喜歡四處串遊的習慣,以及常常沿途東張西望、被週遭風景所吸引而停住腳步的前例,當然免不了在半路被這老宅風華所攔截,在此逗留老半天,欣賞老宅、閒逛、坐在大樹下吹風。
當時,我們就很喜愛這裡的素雅環境與頗有古風的老宅。


時間長河不斷流動,轉眼間光陰飛逝。
近日再訪此地,雖然有些陌生卻又似乎有幾分熟悉,感覺就像與久未見面的老友重逢。
我們再度細細端詳這老宅,宛如與老友問候、敘舊。

前前後後欣賞老宅,在一樑一木、一磚一瓦之間,細節之間蘊含了許多寓意與學問。
我們很喜歡老宅的建築美學與工藝之巧,即使我們並不是完全了解這些細節,光是慢慢踱步在這老宅裡,感受它所承載的歷史軌跡與生活印記,呼吸那思古幽情,也就享受了一下午的悠緩與美好。



占地寬廣,我和丹尼爾的數位相機還沒辦法拍下全景。
據說由於子孫眾多,這座大宅院共有99間室,外面為三合院,進到裡面則為四合院。

我很喜歡屋宅後方的所襯映的各式綠樹,為紅磚屋當背景。
屋宅後方山坡有很大規模的家族墓園,很氣派。
前方「禾埕」是以前曬稻榖的地方,想像滿坑滿谷的稻穀堆積如山,好一幅豐收景象。



旁邊還有三橫屋。



鵝卵石、紅磚、白灰刷牆的組合,表現客家簡約實用的建築特色。
屋頂稍微傾斜,主要是為了方便排水。



宅院前有石砌旗竿座,裝飾得很典雅,據說必須中過舉人才能夠砌建旗竿座。



很有對稱之美。
據說,沒有功名的人家,門樓屋頂不得飛簷起翹;若有起翹飛簷,則稱「大夫第」即是獲有功名的人家。



飛簷與上面的剪黏裝飾,造型好美,真是工藝傑作。

剪黏的製造過程是在屋脊完作後,為免平白單調,即在正脊脊肚,或是垂脊的牌頭,先以灰泥捏塑出人物、花鳥、瑞獸之土胚形狀,接著再以利剪剪裁釉碗的彩色磁片,黏在土胚上,造成立體、生動,五顏六色的裝飾品。
剪黏是一種泥塑與鑲嵌的綜合表現,是匠師在屋頂上現場製作的,匠師先用石灰、糯米、海菜等物鍛鍊成灰泥,再包紮竹篾、鐵絲的骨架,堆塑成人物形狀之後,然後在灰泥將乾未乾之際,以利剪裁剪磁碗,剪出所要的形狀,黏貼上去。






飛簷與剪黏之美。


◎題字
這處宅第頗具書香門第的氣息,處處都可以看到牆上刻畫著清麗雋永的題字,左右呼應,搭配著雅致的圖案,可以想見建築時的講究與用心,以及不俗的品味。




竹苞松茂,和風甘雨。





竹報平安。





禮門義路。





一輪明月、四壁清風。


◎穿瓦衫
「穿瓦衫」是指:
土角厝的土牆,為了避免風吹日晒、雨淋的侵蝕,外面以層層覆蓋的瓦片保護,每一片瓦以竹釘固定,看上去就好像穿了一件瓦製的衣衫。
竹釘外又再以泥灰保護,以免它容易掉落。
瓦片的形狀有方形或魚鱗形,所以「穿瓦衫」牆又叫「魚鱗牆」。



這是到目前為止,我看過最完整、最細緻的「穿瓦衫」牆,好難得。



這是之前在湖口老街所看到的「穿瓦衫」牆,已經年久失修而剝落。

另外,我們在桃園大溪老街看到「穿瓦衫」牆的也已經殘缺不全。

湖口老街遊記【新竹縣湖口鄉】湖口老街-2


◎老宅之美
門戶窗櫺之間,一樑一木,一磚一瓦,都值得停下目光,探尋它在靜默不言中所要傳遞的訊息,斟酌它最美的角度。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