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搭國光號南下。
我喜歡搭飛機,因為很快,又舒服悠哉地喝杯咖啡、看份報紙就到了。
而且我喜歡俯瞰機窗外的景色,不論是熟悉的台北市,或是熟悉的家鄉,那南方的港都,那一片廣闊的大海上總可以看到船隻。
Anne喜歡國光號,因為有電動玩具。她老是在打超級瑪利。有些車子上沒有電動玩具,她就會很失望。
這次的國光號還是沒有電動玩具。她睡著了,睡得東倒西歪,後來跟我說她撞了三次玻璃窗。
我也睡著了,脖子痠得要命,乾脆看影片「香草巧克力」。
女主角再也受不了老公自私自利、在生活上低能又不管家裡大小事、還跟別的女人有染,於是她離家出走,把三個孩子留給老公,獨自回外婆的房子去想一想。
故事就這樣發展下去。
「外遇」好像是一件現代人很難避免的事情。
好像人都難免會遇到心動的人,終於發生了一些事,可是大部分人又不想離婚,不想改變原來的生活狀態。外遇是插曲、是點心。
最近不是有一位已故大老的私生女要求認祖歸宗、想要分得遺產嗎?
如果大老沒有發生過外遇,當事人及家屬當初又何必付錢了事、擔心這件事情宣揚開來會破壞名譽?
有多少外遇後來成了「致命的吸引力」?
我常常覺得,對很多人來說,當他們想要結婚時,剛好在身旁的那個人就成了配偶。有些太早相遇或太晚相遇的人,就只能錯過。
有人說,一夫一妻制是不人道的、不合乎人性的。
但是我覺得,從種種事例看起來,「名份」好像還是人人想要的,有沒有那一紙證書還是有很大的差別。不然,為什麼最後還是要爭名份、爭認祖歸宗、爭財產?
當然也有一些是真的動了感情,可是又不見得放的下原有的家庭。
當年「麥迪遜之橋」上演時,有朋友因為想起無緣的前男友而邊看電影邊大哭,尤其是在大雨中女主角坐在老公的車內看著車外的情人,手在門把上,正在天人交戰那一幕。
也有朋友在討論:「如果換成妳是當事人,妳要不要離開老公跟情人走?」
有人說會,有人說不會,這跟各人的個性、價值觀、環境等等都有關係吧!
以前年輕時,我很受不了外遇的人;現在漸漸能體會到當中的一些心境與無奈。當然有些人是花心,可是有些人真的是遇到更投合的對象。當中的取捨與選擇,不是我們旁觀者能多說或評斷的。
老公有一位朋友曾經說:「現在我給她承諾,是出自我的真心;可是我不敢說『永遠』,人是會變的啊!也許三年五年後我們其中一方有人會改變也說不定。」
對啦,說的是沒錯啦!
可是我還是嚮往「白髮吟」那樣的感情,總覺得兩人到老年時還能相依相伴、牽手散步,是很幸福的事。
我非常喜歡劇中那位外婆。喜歡她的神態。彷彿看盡所有人世滄桑,是非不沾身,悠然抽著菸。
雖然她後來得了肺炎,但是她下床後在意的事情是「我的髮型好醜」「都沒有人給我擦指甲油」「我死的時候要穿那件酒紅色洋裝,我穿去看『弄臣』那一件。」然後支開其他人,要外孫女從花瓶中拿出菸來給她抽。她說:「那是我活著的代價。我應得的。」
可是她又說:「誰告訴你生活是容易的?那絶對不是我。人生活著就有苦痛。」
其實我很喜歡她這種處世態度。
就算人生有苦痛,她還是要享受她的生活。
有一種看開、看淡世事的豁達。
其實人生也不過就是這麼一回事喔?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