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丹尼爾騎重型機車去台中吃飯,當天來回。
一早我還昏睡,大概五、六點他人就出門了。
等他回台北又去洗車什麼的,晚上快十一點才回來。
他說現在這個車隊比較會給人窩心的感覺,所以喜歡一起活動。
人總是希望自己能夠有被關懷、重視的感覺。

星期日就輪到帶我們去兜風了。
陽光很好,但是風一吹還是有冷冷的感覺。
平等里的櫻花已經開了,很漂亮。
有陽光的風中,櫻花襯在天空中搖曳。
山路上兩旁都是綠意,感覺很愜意很舒服。
本來想找個地方喝露天咖啡看風景,可惜今天咖啡車不多,也沒有找到喜歡的地點。

Anne 下午忽然對我說:「如果我走了,就把我的器官都捐贈出去。」
是因為最近一些名人出車禍,讓她想到這些事情嗎?
還是我從圖書館借給她的書裡面提到了這些?
我說:「妳這是在交代嗎?」
「對啊,人生隨時有意外嘛!妳要不要捐贈?」
「我…我想不要吧…」
Anne:「為什麼咧?」
「我…我還是希望我可以完整一點…」
Anne:「人都走了,就不知道了,又沒差…」
「欸…也對啦…我看妳到時候應該會偷偷把我捐出去吧?」
「嘿嘿嘿,到時候再說!」
通常這個回答表示她心裡有這個打算。
Anne:「如果我走了,我的財產就隨便妳處理了,但是好歹拿一些去做好事幫助別人比較好。」
「噗,妳有財產喔?妳這些事情應該留著交代妳小孩吧?」
「哎呀,小孩還很久,我先講一下。」

好吧,我承認我還沒有認真想過這些事情…
雖然我常常想著,人應該事先寫好遺囑,並且在每年元旦更新。
自己先把一些事情跟財務狀況交代清楚,免得別人傷腦筋。
但是想歸想,總是覺得好像還很遙遠,還一直沒有好好來進行這件事,也還沒有仔細思考…
但是所謂人生無常,一切實在是很難說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