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甚長,後半段寫到屍體,不喜者請略過本文)

小時候開始接觸偵探故事,是亞森羅蘋和福爾摩斯。那時候都看東方出版社的翻譯本。
我比較喜歡亞森羅蘋,因為他常常化身,不容易預知他的身分,比較新奇。
長大後發現,好像福爾摩斯比較規矩的進行推理。

後來看阿嘉莎˙克莉絲蒂。知道她是從「東方快車謀殺案」開始。
我看過的阿嘉莎的作品,大致可以分為白羅探案、瑪波小姐探案與其他主角的探案。
我比較喜歡白羅,一個常常被誤認為法國人的比利時人。他個子矮小、蛋頭、留著八字鬍子,有潔癖,喜歡一絲不茍、規規矩矩。他喜歡說破案不見得要東奔西跑,主要是要靠「小小的灰色腦細胞」來思考與推理。
瑪波小姐則是鄉下姑媽型的老小姐,腦袋清楚敏銳。她看到某種犯罪類型就會聯想起某些過去的兇手犯案手法。

以上的過程,在Anne 身上又重複了一遍。
只是她接觸「白羅探案」的時間比我早,在六年級。她同樣也比較喜歡白羅勝過瑪波小姐。
目前她也看完丹˙布朗的「達文西密碼」、「天使與魔鬼」跟「數位密碼」了。她說比白羅探案好看。
平常她喜歡柯南,包括漫畫、卡通、電影。
我覺得小孩看偵探漫畫、推理小說也很好,除了娛樂,還可以訓練邏輯思考能力。

再後來,我看的推理小說包括「律師梅森探案」(遠景出版社系列)、「金絲.梅芳」系列(小知堂文化)、「范達因」系列(臉譜出版社)。這幾個系列我還算喜歡。
這當中也看過臉譜出版社的卜洛克小說系列、米涅˙渥特斯系列等等大小系列。但是這些我並沒有特別喜歡。
然後是「艾勒里˙昆恩」系列(原先由麥田出版,最近臉譜出版社重新推出),這是我比較喜歡的系列。最近又整個重新閱讀一遍。

然後就出現了我最喜歡的犯罪推理小說「女法醫史卡佩塔」系列。
作者派翠西亞˙康薇爾的第一本作品「屍體會說話」,在出版當年即獲5項國際大獎。
這一系列到前陣子已經出到第14集了。我只看到13集。我個人覺得越到後面幾本越沒有一貫的風格,情節也比較鬆散不精采。
老實說,剛開始看會覺得有點毛骨悚然,因為情節多半跟謀殺案有關,暴露出許多人性的黑暗面,而且有許多關於死者與屍體的描述。
但是其實這部分是很有意思的。雖然小說情節是虛構的,但是其中對於法醫、屍體狀況、機構等許多方面的敘述都是有根據的。
例如人死亡以後多久後出現什麼況狀、多久會引來蟲子及蒼蠅、縱火以後屍體焚燒的情況、最新採指紋的儀器等等,這些都是有根據的敘述。
一系列小說看下來,倒也慢慢累積這方面的知識。

我喜歡這種小說,起碼作者為了這些內容去請教與研究過,是用心的,而且這些科學知識都是很有意思的。
據說康薇爾為了寫小說,隨時注意新科技的發展。
甚至為了寫的更有意思、更逼真,康薇爾會去向專家請教問題、甚至提出問題請專家作研究,再將成果寫進書中。

康薇爾書中提到聯邦調查局有一個「行為科學小組」,位在維吉尼亞州的匡提科。
由此,我的延伸閱讀書籍是「破案之神──FBI特級重犯追緝實錄」(時報出版)。
作者約翰.道格拉斯及同事訪談全美各監獄的連續殺人犯,分析歸納出犯罪動機、作案手法,從而得出兇手特徵、人格特質,進而開創發展出「剖繪」(Profiling)技巧,應用於罪犯個性側寫、犯罪分析,以及偵察策略上。
透過這種「剖繪」技巧的幫助,可以經由檢視犯罪手法來了解兇手,找出他的思考模式,逮到嫌犯。
電影「沉默的羔羊」的故事,就是從這裡來的。作者也應邀成為這部電影的顧問。

康薇爾的第6本書叫做「人體農場」,的確有這麼一個地方在進行關於屍體的實驗。
由此,我的延伸閱讀是「死亡翻譯人」。作者比爾˙巴斯所創辦的人類學研究場,就是「人體農場」。
這裡放置死亡以後的屍體,有的露天曝曬、有的埋在淺坑、有的放在水裡、有的放在汽車當中,任其分解腐化。
研究人員則研究、紀錄遺體的變化,詳細記載人體的分解步驟和時間進程,建立死後時段資料庫。
從這當中得出許多有用的資料,可以幫助法醫人類學家在面對屍體或枯骨的時候,根據研究數據而作出判斷。
看起來好像很恐怖很殘忍,但是這當中有許多學問呢!
例如:如何由骨頭來判斷性別、人種、身高、年齡?
骨頭經火焚燒,會產生哪些變化?屍體土壤下的組織分解情形?
這裡甚至有人專門研究鋸子:鋸子在骨頭上會留下什麼痕跡?不同的鋸子都各有差異。這是「人類骨頭鋸痕之型態學」:鋸子的鋸型、鋸法、鋸痕有多少齒、當中是否曾中斷、暫停等。
我還蠻喜歡這本書。不輸給看推理小說耶!
人體與自然界真是非常奧妙。

從書中,我稍微得知一些大致的專科分類:
法醫病理學家--專研疾病或組織外傷;進行屍體解剖,鑑識判定死後時段和死因。
法醫人類學家:當屍體的柔軟組織已經逐漸消失分解,失去肉體線索,他們根據骨骼狀態作出推論,例如骨頭留有刀痕或其他外傷跡象,根據種種線索來推斷死者的身分與死因。
法醫昆蟲學家:人死後多久會引來蟲子、蒼蠅等,如何經由屍體身上的昆蟲活動現象推斷大概的死亡期間。
當然不只這些分類。
我很佩服這些人,面對屍體(可能看起來與聞起來都很恐怖),卻還能認真做研究並得出許多學問,協助追查死亡的真相。

真是處處是學問。
就如同書上所說:人即使在死亡以後仍然會說話,藉由肉體與骨頭,可以告訴我們許多事情,就看我們是否仔細去聆聽。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