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丹尼爾星期五帶回來一盒福華飯店的月餅。哇,今年的第一盒月餅耶!
喔,另外還有一塊君悅飯店的月餅。
丹尼爾說,君悅的盒子好漂亮,一盒只裝兩塊月餅。那是人家送給他主管的禮盒,他本來想要索取那盒子,但是另一位主管訪客一來,就說:「好漂亮的盒子,我要!」於是二話不說就拿走了那盒子。
嗚嗚,對我來說,漂亮的盒子比月餅重要啊!
好啦,沒緣分就算了,不必強求。
我有一大堆喜餅盒子,都設計得好漂亮,看了心情多好啊!可是想不出要放什麼東西。
其實我有一大堆哩哩扣扣的小東西,別針啊、髮飾啊、項鍊啊、絲巾啊-------可是都已經裝箱,懶得再拿出來。
事情證明,沒有它們我也照樣活得很好,就不打算特別翻箱倒櫃再把它們翻出來用了。

月餅,喔,中秋節快到了,又要應景吃吃月餅與柚子。
小時候都會戴柚子帽,在院子乘涼、吃月餅、搖扇子。
後來忽然流行中秋節烤肉,不知道是為什麼?是生意人製造的潮流嗎?實在有點奇怪耶!不過大家好像都樂在其中,重點是聚在一起嘛。
還有人會在中秋節燃放炮竹,害我很不想出門,怕被炸得皮破血流。
曾經有一年中秋,外面下雨,我跟丹尼爾在廚房烤肉,Anne只等著吃。結果滿屋子油煙,烤了老半天也吃不了多少東西。看來要人多才好玩。
前兩年,西點班的媽媽都會約好一起做鳳梨酥、蛋黃酥、香妃酥。大家約好時間,在學校家長會辦公室邊做邊聊天,烤箱裡逐漸飄出香味來。
買材料倒是大費周章,因為量大,東西多。
都是買冬瓜餡加一點鳳梨餡來做鳳梨酥。
前陣子,新聞忽然在報導說鳳梨酥竟然用冬瓜餡-------
我們反而愣了。本來就這樣咩!

今年好像很沒過節的氣氛。既沒有要做什麼酥,也不太看到月餅的蹤影。
我應該也不會回娘家去。兩天假期,搭飛機太貴,搭客運來回要花一天,而且一定人潮洶湧、票難買。這都不說,中秋夜是星期天晚上,那時一定奔波在回台北的歸途,說不定還塞在半路,反而沒有團圓賞月的喜悅。

現在好像年節氣氛都淡了。不知將來我的孩子對中秋節的記憶是什麼?
Anne不喜歡吃月餅和柚子。
福華的月餅有一個「香菇干貝」,她看在香菇的份上吃了一點。「辣辣的,根本吃不到香菇。」小姐不吃了。
這樣子,中秋節對她來說到底有啥意思?大人定的放假日而已?
今年中秋正逢Anne十二歲生日,我看我還是想點花樣來給她過生日吧~~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