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親手準備的小火鍋。
排骨、蘿蔔熬的湯,放入一些簡單的丸子、蛋餃等火鍋料,再加上高麗菜和茼蒿,簡單而清甜。
這是媽媽為我和 Anne 準備的,三代一起分享小火鍋。
在這冷冷的冬夜,圍著一鍋熱湯,很暖和。

星期四晚上,打電話給爸爸的時候,忽然得知媽媽和弟弟剛剛去搭高鐵要上台北。
星期五中午,哥哥弟弟各自去忙了,我帶著簡單的午餐去和媽媽一起吃。
晚上,她想給我小小慶祝,於是,我們來吃個小火鍋。

本來說工作忙碌可能不回來吃晚餐的哥哥,打電話說要回來陪媽媽用餐。
於是媽媽又馬上去張羅,像變魔術一樣變出更多菜:更多的湯和料、特地由高雄帶上來的肉和魚…
(她每次上台北,都要拎一堆東西來,明明台北也有的買,但是好像就是要高雄才有熟悉的攤家、才有好吃的味道、帶著高雄的空氣…)


自從我上大學時離家北上,再怎麼吃,總覺得還是自己媽媽煮的菜最好吃、最令人懷念。那是無可取代的滋味吧。
她的手藝非常好,除了煮菜,還能包粽子、能做衣服、能打毛衣、能插花…很顯然我完全沒有遺傳到她的勤奮和巧手和耐心。

我們三個孩子的學生時代,她總是一大早起來準備我們的便當。
她說青菜蒸了會變黃,所以總是早上炒菜,然後用報紙包起便當盒,讓我們熱熱的帶出門。這樣不用蒸就可以在中午吃。
我的中學六年當中,幾乎很少蒸便當。
有時候還可以在第三節下課就先偷吃。
我們起床時總有早餐吃,也許是剛從巷口買回來的豆漿、包子,或是麵包,我們總是吃得飽飽的才出門。
等到我們都出門了,她才收拾一番,到學校去上課,開始一天的教學。

聽到這些回憶,Anne 覺得外婆好厲害,那麼早爬起來準備便當。
我對 Anne 說:「我媽比妳媽勤奮多了。」
「ㄟ…妳也是很好啦…」
「我的女兒比我媽的女兒乖巧懂事多了。」
說來說去,「我的」都比人家的好。


晚餐後的黑森林蛋糕。

這是媽媽堅持要給我的小儀式。
台北她不熟,所以塞錢要我買來。下午我臨時跑了三家店,終於可以交代。
我們家對小孩的生日都很重視。
小時候在家,農曆生日有豬腳麵線,國曆生日有蛋糕;長大離家,爸媽會寄生日卡片;近些年,在農曆生日、國曆生日一早,他們會打電話來。
有家人在一起,然後吹蠟燭許願,很幸福。

arrow
arrow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