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高雄六天,基本上是處在一種吃吃喝喝、脫離常軌的放假狀態。
星期四傍晚我和Anne 才回到家,星期五早上爸爸就興致勃勃帶媽媽和我們去「夢時代」吃飯、搭摩天輪、逛書店,說要買東西給Anne。
夢時代開張以來,我們都沒來過,我也沒想過我們會來。
七十多歲的爸爸說,是總要帶我們小孩子來搭個摩天輪體驗一下。

很巧的,在「夢時代」裡,迎面遇上了Anne 小學低年級時候的W同學一家人,匆匆打了招呼又各自分開。
在台北的小學同學,來到高雄還會遇上,世界真小。
那位媽媽跟Anne 是同一天生日的處女座。
當年,Anne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每天傍晚,我們都會到學校操場,小孩遊玩、媽媽聊天,常常都要六、七點才回家。
一轉眼,當年的小孩都要升國二了,只是他們選擇私立中學,我們上學區國中,距離也拉遠了。

時間在流逝,小孩逐漸長大,大人逐漸老去。
流水它帶走光陰的故事,改變了每個人。


時光像摩天輪,轉呀轉,轉走了多少春夏秋冬。


摩天輪像人生,上下起伏,有高潮有低潮,有人搭上來,有人踏出去。


電梯旁的指示牌,是我喜歡的 KITTY 耶!
我好像還沒長大...


星期五早晨,沒有太多遊客,連排隊都不用排就爬上摩天輪車廂裡了。
還來不及好好照相耶!


車廂裡有個軟軟又可愛的 KITTY墊子,抱起來還蠻舒服的,但是一想到不知道有多少人抱過,還是把它晾在一旁了。


遠方矗立著高雄市地標,85樓高的建築。



搭著摩天輪,用另一種角度看著我生長的城市,藍天白雲下,視野很遼闊。
我的家鄉,我的童年,都在這個港都。
從小,爸媽每學期都會帶我們搭著公車,去當年高雄唯一的大新百貨遊玩、吃冰淇淋。
每當有新百貨公司開張,我們也都會去玩。
至今我還記得大統百貨公司的酸梅冰。那時候,那就是很棒的享受了。
許多當年的百貨公司已經不復存在。各式新建築、新地標出現。
到現在,七十多歲的父母仍然帶著我和我的小孩來搭高雄最新的摩天輪。
被當作小孩帶來遊玩,我想這應該是很幸福的事情。


在家裡,我和Anne是生活最糜爛的兩個,幾乎什麼事情都不必做,每天睡到七晚八晚。
某日晚上十二點,Anne看完電視要睡了,爸爸交代Anne:「明天早上十點半要出門去百貨公司,你十點要起床喔!」
媽媽說:「蝦米?你怎麼讓她那麼晚起床啊?」
「咦,她十點有起床就很好了,你還想要求幾點啊?」
第二天,果真我們母女倆都是在十點被爸爸叫醒。
到台北上大學以前,我的鬧鐘一直都是爸爸。我上大學以後才開始有真正的鬧鐘。
就是這樣的情況下,我們享受著「小孩」的待遇,過著悠哉遊哉的生活。

吃了好幾頓大餐,去了圓山飯店和漢神百貨,餐後都有冰淇淋吃。
爸爸總是覺得應該給我們吃冰淇淋,覺得那是一種讓我們快樂的點心。還會一直問「還要吃什麼呀?」「還要喝什麼東西嗎?」「有沒有要買什麼東西啊?」
我只要說「我要喝冰桔茶。」「我要吃巧克力泡芙。」他就點餐並理所當然付帳,覺得自己滿足了小孩的願望。
就像媽媽煮飯給我們吃代表她的愛,爸爸用這些吃喝玩樂的項目希望我們開心。一種不訴諸言語的象徵行動。
他們那一輩的人,都不習慣在口頭上說出心意。

天氣熱的很,媽媽堅持要準備早餐、要煮菜。
我說:「不要煮太累,簡單吃就好。」
她總是怕人吃不飽,每次的菜都吃不完。

我要上台北的時候,媽媽一直要騎機車去買粽子和糯米腸給我帶走。
天氣太熱了,我說不要買了。她還是想要去買。
忽然下了一場大雨,我說算了。她等雨停了還是要買。
我說地上溼滑,不要買了,她還是要買。
爸爸說:「那妳錢給她好了,她回台北自己買,也不用提大包小包。」
「你就不知道,台北就買不到啊!」
的確,高雄的口味是台北買不到的。
最後,如果再一直跟她說「不要買」,她幾乎就要翻臉了,她不由分說還是堅持出門了。

我上台北的時候,照例又多出了一個提袋,粽子、糯米腸、香腸、櫻桃…真是所謂的「女兒賊」。
每次要離開高雄,心情都很爛。
希望我能當很久很久很久的小孩。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