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忠冰店吃完了冰,我們在夜色中散步到停車的小巷去。
晚上只滴過幾許小雨點,緩緩走在晚上九點多的老街,倒也還算愜意舒緩。
沒有多少車輛,有些商家已經要熄燈打烊,兩旁有些古老的建築上仍有裝飾的山牆,靜靜歇息著。
想來這時候的台北仍然是不夜城,霓虹閃爍、五光十色,正要開始夜生活呢!


巷口亮著暈黃的燈光,有一種溫馨等門的暖意,彷彿等待著夜歸者的腳步慢慢行來。
竹製蒸籠中仍然冒出微微的白色霧氣。
老闆獨自一人坐在桌前,專注著手上的事。
丹尼爾看到玻璃櫃中有飛行頭盔和氧氣面罩,欣賞了一下,想拍照。
老闆答應了,雖然我們並沒有要吃肉圓,他仍然露出笑容,親切的與我們交談。
徵得同意,我們開始與他聊天,也拍起照片來。


飛行頭盔和氧氣面罩。


竹燈罩,竹蒸籠,散發出古樸的質感。


蒸籠前方立著一隻蛤蟆。


這是四隻蛤蟆咬著名片,上面頂著佛手芋的葉子。
據說蛤蟆會替人咬錢來。



老闆說:本來買了一隻蛤蟆擺著,客人來了,說蛤蟆投要朝外,把外面的錢咬進來。過幾天,另一位客人來了,又說蛤蟆頭要朝內,咬到的錢才會留給自己。哎唷,我也不知道怎樣才對,那我乾脆買四隻,朝向四方,把四面八方的錢通通都咬來好了。
既然有四隻蛤蟆,這佛手芋剛好四片葉子,就讓牠們一隻有一片葉子遮風避雨。


葉子幫蛤蟆,好可愛的構想。讓人想起影片裡面龍貓用葉子當傘的那一幕。
老闆說這幾隻蛤蟆都是在鶯歌買的,一隻約三、四百元左右。
(他有告訴我明確的數目,但是我年紀大了記性衰退….)


裝蛤蟆的這種圓盤,老闆還有另一個,用來當托盤上菜。
放這盤蛤蟆的竹椅,可是難得見到的古董椅子了。


老闆這攤子的主調性是竹製品。


連桌椅都是很古老的竹桌與竹椅。
這種桌椅我很小很小的時候還看過,後來就很少見了。
哪裡去張羅到這種老寶貝呢?
老闆說是一位社區大學的老師幫他找到的,現在那位老師可能都已經「離開」了。
(這是老闆很含蓄的用詞,我就照實引用。)


這條巷子本來是某位人士的故居,因為開路而被拆掉了,只留下很窄很扁的一點店面。
那位人士在牆上立了個「某某某先生故居」的牌子,丹尼爾就對著它照相。


照了幾張,牌子右邊那個小紅棚子那邊有一位女士開門走出來,是剛才跟肉圓老闆說要借廁所的女士…
!!!…廁所…
她半開玩笑說:「喔,閃光了兩次喔!嚇死我…還好我衣服已經拉好了,不然我就曝光了…」
呃…原來那個「故居」裡面現在是廁所嗎…
這位女士是巷子口賣煮玉米的,就在Anne 看到馬路上的「小強」而尖叫的時候,她說:「哎呀,蟑螂怕拖鞋啊!」
我們要離開的時候,她還從車窗外跟我們揮手。

回旅館的路上,我們又買了魯味(後來發現買錯攤…)和蘋果西打,母女倆人吃吃喝喝很開心,完全不管買錯攤的事情。
丹尼爾則說他飽了,吃不下了。

第二天中午,本來是要去城隍廟找東西吃,剛好又經過這攤肉圓,想來老闆人也很不錯,交觀一下好了。

我從小在高雄都是吃清蒸肉圓,我天真的以為全天下都是這種肉圓。
後來才知道中部、北部有炸的肉圓…我吃不習慣…
台灣的南北,飲食習慣還真是有差呀…
但是這攤清蒸肉圓端上來之後,還是跟我所熟悉的肉圓不太一樣。




一碗有兩個肉圓,裡面有肉餡,還包了芋頭。


虱目魚丸湯。

吃一餐試過滋味也就好了。
吃完了,老闆還是很親切的與我們對話。
我問他說怎麼沒有趁假日帶家人出去走走。
「我本來也是想呀,後來想說有房租跟開銷,還是多少做一點…可是今天客人很少,又覺得早知道就放假…」

這麼熱的天氣,做這種生意還蠻熱的,可是要待在這裡一天呢!
「我本來也很怕熱,可是做了這行就沒辦法呀…開店更不好做,新竹很小,人很少,假日大家多半都離開新竹了,度假或回家…」

我們拿著一張大地圖傳單,說想去海邊,老闆指點了一下路,告訴我們說他都帶小孩去哪裡摸蛤仔。

晚上回新竹吃完魯肉飯晚餐,要去停車處開車回台北,又經過這攤肉圓,我們還真是照三餐經過這裡呀!
老闆還是跟我們打招呼寒喧兩句,跟我們說再見。
沒想到在新竹可以與人照三餐相遇,算是萍水相逢的緣分吧!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