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宜蘭回台北的途中,本來是想要順道去九份吃芋圓的,但是怕時間上來不及,因為四點要接女兒放學去看醫生。
寧可多留一點餘裕,享受悠閒的心情,也不想匆匆忙忙心急趕路,所以還是放棄九份,趁早上路,乖乖沿著106線道兜風,走雙溪、平溪回台北。
在雙溪的馬路邊看到一片荷花,丹尼爾車子已經開過去了,又掉頭開回來給我看花。
上星期天在苗栗,已經看到路邊有荷花開了,今天就不想再錯過拍照的機會。
也幸好多留時間,才能好好欣賞路邊風景。



有許多花兒仍然含苞待放,輕輕綻放的花朵當中,隱約可以看到當中的蓮蓬。




亭亭玉立的荷葉在輕風中翻飛,像大大的傘,也像大蓬裙,想到所謂的「荷葉邊」、「荷葉裙」,真是輕柔曼妙的韻味啊!


許多荷花的莖仍然在生長當中,這新長的莖在向上伸展時,有荷葉擋住它的天空,它仍然往上竄高,把葉面給戳破了一道裂縫。


好堅強的生命力。大自然好奇妙。



大風車在風中輕緩轉動著。

睡蓮跟荷花(蓮花)是不一樣的。
荷花(蓮花)的荷葉高高挺立出水面,隨風搖曳。
睡蓮的葉子則平貼在水面上。






池中有許多浮萍。


浮萍科植物是水鳥的重要食物來源。
記得小時候,這浮萍是養鴨與鵝的好食物。


就在路旁,有個鴨舍與水池。



池中的鵝與綠頭鴨正悠哉戲水。




這應該是畜欄吧,栓著一隻羊。


一下子沒注意,等我們看了花回來,這隻羊已經爬到矮牆上面去了。
牠無聊的東啃西啃,我說:「哈囉,羊!」牠不理我。
我說:「咩!」牠馬上抬頭東張西望,羊角還不時撞到屋頂。
我只是想拍照罷了,真不應該打擾牠。


小院一角有石磨與小盆栽。


荷花田對面,馬路那一邊,有一家三合院。
我們猜想這戶人家擁有荷花田、鴨舍與羊欄。



三合院的圍牆很有藝術氣息,描繪著荷花景致,還繪有一對台灣藍鵲。


好巧,才剛看完這圍牆上彩繪的台灣藍鵲,沒多久我就看到了活生生的台灣藍鵲。

我們沒事喜歡開車在山路上兜風,常常看到台灣藍鵲的身影一掠而過,那長長的尾羽是很容易辨認的特徵。
山林中總有許多各式鳥兒,我們比較常看到的還有竹雞。
有時候會看到松鼠跳躍著過馬路,或是在樹叢、電線桿上一閃就不見影子。
常常看著山野中美麗有特色的花鳥樹木,總是不禁懊惱與扼腕:活躍在大自然中的動物、植物,我們了解的太少。


就在台北縣菁桐車站附近的馬路邊,斜坡上有一大片樹叢草木,我看著一隻台灣藍鵲飛過去棲息在樹上。我趕快跑到斜坡下去張望。
台灣藍鵲不時變換著枝枒歇息,紅色的嘴巴、藍白色相間的長長尾羽,在陽光映襯下很耀眼。
但是樹葉枝頭給了牠安全的庇蔭,牠在當中有很好的保護色,很不容易搜尋牠的蹤影,只能在牠變換枝頭時驚鴻一瞥。

我的數位相機不足以捕捉台灣藍鵲的神采,機緣之下倒是匆匆收錄了牠的身影,隱隱約約可以看見紅色的腳。



前陣子票選台灣國鳥,台灣藍鵲榮登寶座。
台灣藍鵲是台灣特有種,喙、腳為紅色。屬於鴉科鳥類。連雅堂在所撰的「台灣通史」(西元1918)當中,這樣記述:「俗稱長尾山娘,翠翼朱喙,光彩照人。」

留意路邊景物,果然會有很多驚喜。
眼睛與記憶中所留存的,比相機能傳達的更多、更精采。

荷花(蓮花)與睡蓮不同。
睡蓮的葉面平貼水面,而且沒有蓮藕、蓮蓬與蓮子。

這裡有蓮花的介紹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