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星期五晚上,到板橋去參加車友聚會。
夜裡出門,燈光下的城市有不同的風貌。人車不多,夜聲逐漸沉寂,許多建築靜靜立在光影中。
這些天因為斷斷續續的下雨,空氣中帶著溼溼的潮潤氣息,氣溫也連帶比較涼爽宜人,我喜歡那種涼涼的、微寒的清新感。




丹尼爾叫了大杯紅茶,我叫了中杯冰桔茶。
閒坐著聽他們天南地北聊天,腦袋可以放空。在連日趕稿以後,放鬆一下,還蠻有療癒和充電效果的。




愈來愈夜,重頭戲要上場了,6月慶生會的蛋糕已經備好。
閒雜人等早都已經閃得遠遠的,以免遭受流彈波及。
壽星還在講手機,旁邊的人催他:快點啦~ 不要拖拖拉拉~




壽星有言在先:出來玩的,早晚都要還~ 要為以後著想~ 大家自己看著辦吼~
(意思是:總有一天也會輪到你,最好節制一點吼~)

考慮到萬一蛋糕上身難以收拾的下場,他穿了佐丹奴恤衫,說是這樣比較不要緊~




唱起生日快樂歌~
壽星後方已經有人貼身壓陣了~
壽星本人不敢低頭吹蠟燭,擔心會整個頭埋進蛋糕裡~ 所以還喚了一位車友家的小弟弟來,把他抱在身前吹蠟燭。




該來的還是要來~
壽星兩根手指先護住鼻孔~

根據他事後的說法,他自己本人通常第一步都先拿蛋糕往人家鼻孔裡塞~
他還說,他高中時候的玩法是塞鼻孔還塞耳朵~






嘴裡再塞個巧克力花~
只有這樣的陣仗,算是很客氣嚕~




其實蛋糕吃起來還不錯。
晃到十一點多才回家,第二天還有烤肉活動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