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中旬,丹尼爾要到宜蘭傳藝中心去開會,趁著這趟行程,晨間順便在宜蘭兜風。
途中,好幾次看到這對可愛的歡迎娃娃笑臉迎人。
今年氣候忽冷忽熱,老天爺的臉色往往不按牌理出牌,出遊這天突然轉變為陰雨寒冷,還真是春寒料峭。
連綿的山頭間處處可見飄移浮游的山嵐,這種景象總讓我回想起大學時代指南山城的風光。我還蠻喜歡山嵐那流動幻化的百變身姿。

在宜蘭鄉野間到處漫遊,並沒有特定的目的地,只是欣賞著生機蓬勃的稻田、飛來駐足又翩然遠去的白鷺、路邊的野生花草。
清冷的空氣、人煙稀少的小徑,既不趕時間也沒有刻意要做什麼,單純享受這種無拘束的消遙。




鐵絲網圈起一大片地,幾位農人正彎腰忙碌著農事,看起來像仙人掌一般的植物排排站,這些應該是火龍果。

我們一路往前探險,常常在窄小的路徑上與野花或枝葉近距離擦身而過,也常常無意間闖到路的盡頭才又倒車回來,有點小刺激。




今天遇到好多這種樹叢,樹身不高,主要是往橫向發展。
因為樹上沒有果子,不好判斷是什麼樹。丹尼爾說樹身看起來有些長瘤的感覺,可能是番石榴。
現在好像很少講「番石榴」,比較常聽到的說法是「芭樂」,不過我倒是有點懷念小時候吃的那種小小顆土生番石榴。
後來剛好在路邊看到兩三位農人,停車暫借問,老伯說:「嗐唷!芭樂啦!」那表情彷彿是遇到了「都市土包子」有點啼笑皆非的意味。
至於樹長得這麼矮,那是刻意維持的結果,採收也比較方便。




後來在一處馬路邊又看到一片小果園,這是個頭還小的芭樂樹~






有些樹上已經有小小的果實,正待茁壯。






套袋的蓮霧樹。

去年7月,我們曾經在宜蘭遊蕩,剛好遇到一片蓮霧園,一旁有農家,我們隨性跳下車去買剛採收蓮霧。
看起來不太紅潤又有點泛白的蓮霧,大約是三斤100元左右的價錢,本來只是就地買一點新鮮果子嘗嘗,卻出乎意料甜而有水分,沿路吃掉了好幾個,探險回程時又跳下車趕快再買。
我們的旅行總是這種心血來潮的隨意派。






這些蓮霧樹沒有套袋,一串串小小果實掛在枝頭。




青山綠樹中的桐花。






在山路中晃著晃著,偶遇桐花。
它們遠遠開在林間深處,找不到路徑親近它們。或許這樣反而保護了它們不受打擾。
只見山林中點綴著一叢叢雪白芳蹤,每發現一簇就帶來些許驚喜。






野地裡的花草林木生意盎然,自在開落,我喜歡這樣的生命力。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