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節那天中午,到鹿港市場去吃午餐。丹尼爾去停車,交代我們先去芋丸攤。
市場裡人群來往穿梭,機車是最常見的代步工具,轎車也在狹小的街巷間來去,好一幅熱鬧的市井生活速寫。
就在我們母女倆擠蹭著向前奮進時,看到路邊騎樓裡正在烙潤餅皮。

啊,已經多少年沒有看到市場裡烙潤餅皮的景象了!
上一次欣賞這樣的場景,大約是小時候被媽媽差遣到市場去買潤餅皮,因為清明節要掃墓,買了潤餅皮再夾上花生粉、蛋皮、豆芽菜等料理,捲成潤餅。
北上求學、工作、成家以後,幾乎沒有自己捲過潤餅,要吃也多半是買現成的;而菜市場裡也多半只看到販售著潤餅皮,像這樣現場烙潤餅皮的情況已經很少見了。
Anne 也從來沒有看過這番「奇景」,於是我們停步欣賞與拍照。




手上的麵糰在平底鍋上抹一圈。
如果功夫不到家,潤餅皮會厚厚一層,或是厚薄不均勻,有很多麵疙瘩。

這一攤有三位美女一起分工合作,我徵求她們的同意拍照,她們帶著笑容爽快的答應。




然後靠著巧手與腕力把麵糰拉起。




收回了麵糰,潤餅皮則在鍋上烙。




看起來很簡單,但是收回麵糰的絕招卻是最難練的功夫。






旁邊這位美女會用手上的抹刀在潤餅皮上輕壓,等餅皮烙好以後取下來放成一疊。




Anne 問說:怎樣才知道潤餅皮已經熟了?
美女很耐心的回答說:看潤餅皮的邊邊,如果捲翹起來了就是已經熟了。




一疊一疊的潤餅皮。

看著這些薄薄的潤餅皮,經由手工做出,帶著熱度,一張又一張的完成、疊上,那種眼見它生產過程的熟悉與感情,以及那種與童年連結的喜悅,與只看到一疊潤餅皮是不同的情分。
在這日漸機器化的時代,還能看到這樣親手逐一慢慢做著潤餅皮,是一種默默的感動。









這一手功夫不是三天兩天就能速成的,需要日積月累才能熟練。

後來我們在隔壁攤看到一位歐吉桑,他的功力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麵糰在他手上滴溜溜的轉來轉去,出手與收手間一氣呵成,快速且乾淨俐落。
只見他一派輕鬆,麵糰在他手中非常聽話。想來這是多年經驗所累積的身手。

因為被交代要趕快去看芋丸還有沒有在賣,我來不及好好東問西問與拍個仔細,就趕到芋丸攤去,還不到中午一點,居然已經賣完了……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