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阿桑圍坐在木板架成的小桌前,將一疊一疊乾燥的米粉裝入袋中。


到尖山老街以前,想像中它是一條頗有古早風味的老街,久經歲月風霜的老屋承載著往日的生活印痕,讓人懷想當年。
結果不是。它和大溪老街、湖口老街之類的老街完全不同。只能說各有面貌。

一路上完全沒有看到往老街的指示牌,後來只好請問檳榔攤老闆娘。她說:「現在老街沒什麼啦!」






窄窄的老街,連接了幾條道路,沒有什麼令人一看驚艷的特別建築或文史特色,只是居民尋常生活的巷弄景色。
或許生活原就只是日常與平凡,不需太多五光十色或是驚濤駭浪。
在樸實無華中流過了悠悠時光~






雖然號稱縣政府是花了重金重新打造街區,但卻看不出什麼具體成果,只看到這類硬體設施。



據說當年這裡的街庄上米粉廠聚集,盛極一時,然而現今已經不復昔日風光,米粉廠多半都收了,只剩寥寥數家。

我們在老街上尋尋覓覓,放眼望去,只看到唯一的一家米粉廠,透過鋁門窗可以隱約看見裡面人手在忙碌,但是我們又不買米粉,也沒有什麼正當名目可以闖進去打擾~
走走逛逛了一圈,拍些照片,我們打算上車離開了。






4月初的晨間陽光下,風很大,街道很安靜,沒有什麼車輛,連狗都睡了,只有簷下的燕子來回飛翔穿梭,還有幾位住家阿嬤在活動與閒聊。。


我們這種東張西望的陌生外來客當然是很醒目的,有位當時在街上散步的阿嬤與我們搭話聊幾句,據說她已經八十歲了,但是全完看不出來。
向她問起米粉的興衰與製作,她指著街對面一家掛著米粉廠招牌的屋宅:「進去看看啊~」

呃…妥當嗎…

阿嬤說:「進去看沒關係,那是我家~」

喔,事情會不會太巧了啊…既然阿嬤說可以,我們當然就進去了~



裡面大家都在忙,好些阿桑正忙著包裝米粉。



推車上放著已經乾燥的米粉,一疊一疊呈現彎彎翹翹的模樣。



乾燥待包裝的米粉。



阿桑把米粉裝入塑膠袋裡。
包裝袋上印著「尖山名產」。



但是…這一堆包裝袋卻出現了「新竹米粉」…
據說這些是幫新竹米粉代工的,會送到新竹去賣。
因為有些新竹米粉的工廠已經收了,託人代工比較符合經濟效益。

原來,有名的新竹米粉不一定是新竹出產的喔~
很多「名產」是吃名氣的~



這些都是「新竹名產」。



這些是倒放的「尖山名產」。



這位老伯把阿桑們包裝好的米粉放入這個木箱當中。



原來裡面有「機關」。
包裝袋裡充滿了空氣,膨膨的很占空間,用這個「機關」可以把包裝袋壓得緊密一點再綑紮起來。
箱子右邊已經有條紅色塑膠繩。



米粉包的數量差不多了,就把「機關」推過來。



用紅色塑膠繩綑紮起來。



這樣體積就小多了。



這兩堆米粉看起來顏色不一樣,事實上也的確不一樣,原料有差異,價格也不同。
記得沒錯的話,好像是因為添加玉米粉的關係。


當然,我們本來是希望能夠看到米粉的製作過程,但是阿嬤的兒子老闆解釋說:米粉一大早就已經製作好了,也已經完成乾燥的程序,只等現在包裝之後,下午就要送貨出去。

原來米粉從製作到送貨,都是在不到一天的時間內結束。


正打算告辭離開,老闆聽我們說要去吃午餐,說要介紹一家不錯的餐廳給我們。
誰知道丹尼爾一聽就說認識那家餐廳,去年還曾經和餐廳男主人一起因公出國。
餐廳女主人呢,原來是阿嬤的女兒,這位老闆的妹妹。
事情真是巧啊~~好像有一條無形的緣分之線,不知不覺大家都會串連在一起…



離開前發現阿嬤正和街坊鄰居聊天,經過同意拍了照片。
她們有點害羞說:「哎呀,不好看啦~ 」不過還是很配合,笑得很開心。
她們還一直邀我們坐下來一起聊天~


雖然在這一家米粉廠只看見了包裝過程,有點遺憾,不料接下來我們就在窄巷中發現了另一家規模更大的米粉廠~
只能說我很幸運,注定該看見的還是會看見~

另一家米粉廠的米粉製造過程【苗栗縣頭份鎮-1】尖山˙米粉廠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