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些小症狀,必須要看醫生。
我很討厭那種不把病人當一回事的醫生,馬虎、倉卒應付又無關痛癢的樣子令人很不舒服。
我也不喜歡那種對病人沒有耐心的護士小姐。
這不是感冒,我不想隨便看看,所以我特別上網去找出一位我很熟悉又信任的醫生,雖然要撘捷運又轉公車,可是看完以後我覺得還算是一次愉快的看診經驗。

那是一家聯合診所,有好幾種科別。
它並不像一般診所的簡單或簡陋,候診室佈置得很舒服很有氣氛,放著沙發,完全不像診所,倒像是舒服的起居室,讓人有一種放鬆的感覺。
護士小姐與其他護理人員都很客氣,態度很親切。
我才正要開始翻閱雜誌,就已經輪到我了。

醫生很客氣很和藹,我已經很多年沒有看到他了,時間過得真快啊!
當然隔了這麼多年,眾多的病人當中,他並不記得我。
可是有需要的時候可以找到他來看診,我就覺得很安心。
反正需要的時候他會在那裡,他會解決我的疑難雜症,我信任他的醫術,也信任他的和藹態度。
就是一種信任、一種有依靠的感覺,就很安心。
當然我還是希望我最好不要看到他,沒看到他表示我很平安健康。

好懷念Grace。
她們一家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全家一起到美國去了。
她的先生放下醫師的工作和收入,正在美國讀神學院。
她原來在台灣是藥師,現在也在上課,準備考美國藥劑技術人員資格。
以前,有任何疑難雜症,不管生理上或心理上,只要先打電話請教她,她必然可以頭腦清楚的提供建議,第一點、第二點….。
有醫療上的需要,我們就找她的醫師先生。
她還給我們一些居家常備藥,以備不時之需。
萬一剛好遇到半夜或星期假日、在外旅遊無法馬上就診,還有藥可以先撐一下。
這樣我就覺得很安心,知道總是有一座靠山在那裡,有需要時總是可以找到她,她一定會伸出援手。
她常常說,那都是神的帶領,要把一切交託給神,因為很多事情人是無能為力的。
我說,她就是上帝派來帶領我的天使。

一年前,Grace 一家到美國去了。
當年他們是從香港來台灣唸書跟成家、工作。
這次離開台灣,以後他們大概就移民國外了。
現在,我一遇到一些棘手的問題或事情,就很想念她,常常覺得沒有一個商量的對象、沒有一個支柱。
那跟老公、家人是不一樣的。那是一種信心與安心的來源。

有幾次Anne 有狀況,必須看醫生,只能到醫院去。
有狀況到醫院已經有點慌了,又遇上陌生的醫生,更是不安心。
有的醫生真的不怎樣,既沒有體諒病人的心態,醫術也不高明,常常害病人多受罪。
像有一次Anne 膝蓋跌破了,去醫院,醫生要我們定時給她換藥。可是每次把紗布拿下來時都會好痛,傷口也一直被弄破,沒辦法癒合。
後來終於換醫生,才知道可以敷上一種人工皮膚,讓傷口自然癒合,不必老是這樣換藥受罪。只要自費一百多元。
這時候就不免要感嘆,病人所希望的,只不過就是遇上態度好、醫術好的好醫生,可是還真是不容易。

這時候就特別想念Grace。有她在,她一定會告訴我們可以如何處理、要注意哪些事情。
有個懂醫療的朋友還真重要啊!
更重要的,還有心靈上的安慰與依靠。

人真是脆弱,老是有各種大小症狀。
有個可以信任的人,能夠讓自己安心,還真是很幸運。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