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假了。又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來。

放假前一天,事情超多,一堆稿件跟事情要處理。
無名前幾天才剛剛系統維修、底圖變白,這時候又不讓我留言,只好一切無聲勝有聲,丟下一切回中南部去。
丟下電腦跟稿件、手機,離開平常的軌道。

到底為什麼中秋節要烤肉呢?
雖然丹尼爾一直這樣問,並且認為這應該是當年烤肉醬廣告所炒起來的風潮,但是他家還是照例烤肉、烤羊小排、烤香腸、烤玉米、烤香菇…
總之,吃吃吃,我們家都吃得肥肥圓圓一大隻…

在路上,我買了今年第一袋菱角來吃,一面吃一面看車窗外的大月亮,覺得很浪漫。
從小我就認為菱角是要剝開一角的,誰知道後來到台北上大學,才發現北部菱角又少、又沒有南部新鮮,而且竟然沒有剝開一角!
這樣是要怎樣吃?
北部人(包括中部的丹尼爾)回答說:用牙齒咬開再吃啊!
啥!?這樣吃相很不優雅、會吃得嘴巴黑黑、又會吃進苦苦的汁耶…
(奇怪,中秋節講到吃菱角去…)

後來回高雄娘家,還是吃。
K了一本「達文西密碼」。好看。
9日晚上上路回台北。
所謂的「女兒賊」,就是每次都拎了一堆有的沒的回家:包括吃的喝的、水果、毛巾、埔里酒廠的酒洗髮精…
老媽的說辭都是「我們又用不完….」
可是每次說再見,心情都不太好。
這次多說了好幾次再見,因為忘記拎走雞腳凍,爸爸電話就打來了;車開不久又發現丹尼爾忘記手錶,又回去….

回到家,已經快凌晨三點。
中午又爬起來去土城喝喜酒。是重型機車的車友結婚。
還不錯,新郎新娘有被慫恿「相親相愛」。新娘的高跟鞋還裝了酒給新郎喝。
我們吃到大閘蟹,有雞有魚有海參,回家時還可以拎一盒小西點。
吃吃吃,吃到我晚上吃不下飯(可是有吃了一盒小西點….)
喜宴上有一個主持人負責帶動氣氛,還真是沒有冷場,感覺真像南部的歌舞秀。
他頭髮吹成半屏山,哇啦哇啦講個不停還兼伴舞,穿著紅上衣、打條綠領帶、身穿白長褲。
他拜託紅綠兩邊都不要打他,他是中立的。
Anne問說:那為什麼穿白長褲啊?
有一位同桌的車友回答她:總是要穿褲子啊!

有一位車友的左手上了石膏,臉上貼了美容膠帶。
他大約兩個月就會環島一次,這次他騎車去到台中的時候,因為天氣很熱,他把全罩式安全帽推上去,沒有罩住臉。
誰知道天有不測風雲,迎面飛來一隻「東西」撞上他的眼睛,他心想:啊,不會是蜘蛛吧??
於是他伸手抓了那隻東西放到腿上一看,喔,是蜜蜂,還好….「碰!!」他的機車撞上停在路邊的喜美了,因為這一切進行的時候他忘記要煞車。
結果,他的手斷了,眼鏡鏡片破裂割傷臉,住院兩星期。
有時候意外狀況來得太突然,真的會一時慌亂而忘記怎麼應變。
請記住:有狀況要記得先煞車。眼鏡最好配安全鏡片。

吃飽喝足,又回到日常生活軌道,小孩要準備第一次月考,我繼續忙我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何時才能把熱量消耗掉….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