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床頭放了三個鬧鐘,外加丹尼爾床頭一個鬧鐘、Anne 房間一個鬧鐘,但是我們家的人常常都聽不到鬧鐘叫。
單尼爾特別把他的手機鬧鐘放在客廳,會隔一會兒就叫好多聲,這是為了防止翻個身就按掉又繼續睡。
既然要大老遠跑到客廳去關掉它,就比較可能起身(即使心情是非常掙扎又不甘願),然後就會意識到應該不要再爬回床上睡,要早早送小孩去上學。
至於Anne ,常常讓鬧鐘響個五分鐘都還沒醒,根據她的說法是「隱約好像有聽到鬧鐘在叫,可是我的身體還沒有醒過來,所以爬不起來。」

這個我是能理解啦!
當初我上大學住宿舍的時候,整個寢室有六個人,常常都是室友叫醒我:「再不起來就要遲到啦!」
我的鬧鐘好像不太靈光,常常都不叫。
終於有一天,我說:「明天某時候一定要叫醒我喔!我的鬧鐘壞掉了,都不會叫。」
所有室友一起大叫:「哪有!?」
根據她們的說法,我的鬧鐘一直都很盡責的大聲叫,叫到她們所有人都醒了,再也受不了,只好替我按掉。
只有我還睡得好好的。

丹尼爾和Anne 都說我很難叫醒。
有時候下午睡「一下」,要Anne 過半個鐘頭叫醒我,她說:「妳很難叫耶!」
通常,她會盡責的來叫。
有時候我只「嗯」就又睡著。
有時候「再十分鐘」,通常這樣接下來就會有好幾個「再十分鐘」。

有的媽媽說,她們每天固定某時候就會起床,甚至通常在鬧鐘叫以前就會醒來了。
哇,這真是太神奇了。

最近,我常常一覺醒來,發現鬧鐘沒叫,父女兩人都不見了。
奇怪,鬧鐘又不叫啦?才換新電池哩!
喔,Anne 說:什麼沒叫?都是我去按掉的啦!太吵了咩!
啊呀呀,是這樣喔?
據他們說,出門前都有跟我說再見咧!
啊?我沒印象啊!?
他們說,我還會回一兩句「嗯」「喔」之類的。
啥!?降子嗎?

但是今天的事情我有點印象。
早上我忽然醒來,發現父女兩人正在穿衣服、打點出門的東西。
然後Anne 根據她老爸的指示,來床邊給我抱一抱,然後說要出門了。
「喔,好,晚安….」說完我又陷入睡眠狀態,只記得好像聽到Anne 在說:什麼晚安啦!?….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