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搭捷運要去開會,接到D的電話:Nana在約,晚上去PUB 喝點小酒吧!
就這樣約定。講了一年,忽然在今天成行,都是因為秋天使人有一種特別的心情,所以特別容易惆悵,需要喝小酒。
從去年開始上班,我就常常提議要去PUB。可是從來沒有真的成行。要加班、有稿件要處理、家裡孩子要照顧、大家時間湊不攏、回家時的交通問題要怎麼解決……
而且當時同組只有章魚燒一個男生,又是個膽小鬼。他自己承認他很膽小,但是希望我們最好不要在他面前提起「鬼」這個字。他說他晚上加班的時候常常很害怕。
一群個性各不相同的女同事比較不容易一起到PUB混很晚。
但是秋天使我的前主管Nana和前同事D各有心事。
三個人現在都不在同一個工作崗位,Nana一年前離職另有他就,我回家接稿子當SOHO族,只有D還在原公司,這樣反而一句話就約好去PUB了。

我很喜歡去PUB。聽點音樂,喝點小酒,可以隨意說些什麼或不說些什麼,享受那種安逸的氣氛或音樂。
剛結婚時,因為還不打算生小孩,夫妻兩人到處趴趴走。那時候丹尼爾的單位常常有些活動或飯局,丹尼爾都帶我去。有時吃完了飯,該回家的回家,有人會吆喝第二攤。所以我去見識過KTV、piano bar 、地下酒家等等各種場所。
後來,我自己的工作從雜誌部門調到出版部門,也有了很多機會去吃飯、喝咖啡、去PUB。
因為出版部門有一些主管大哥,總會找名目約大家一起出去吃飯,迎新啦、送舊啦等等。吃完飯,意猶未盡的人就再去喝咖啡聊天,不然就去PUB喝小酒。通常那些主管大哥會買單,幾位大哥還會分配路線,一一把女同事送到家。所以我們玩到凌晨一、兩點也很放心。

三個女生先去吃大阪燒。
話題當然轉到身材體重這件事情上面。
Nana買了一條新牛仔褲,穿在身上看來修長又神清氣爽。她的理論就是:一定要買這種非常合身的牛仔褲,每天把自己塞進去,只要有一點點穿不上,就表示身材拉警報,馬上要注意忌口並且運動,務必要讓自己塞得進去。
D決定要把她姐姐買給她的herb life 免費分給我,兩人一起吃了減肥。
據說她姐姐吃了有效,就買了半年份送她,平均一個月的份量要六千元。
嗯,這就再說吧……

到師大路的一家PUB去喝小酒,九點起會有現場的爵士樂表演。
一面喝酒一面東聊西聊。
音樂和酒使人放鬆,比較容易卸下心防,傾吐心中種種心事。
她們覺得有些東西好像就是再也抓不回來了。人生好像一直在打開盒子,不斷地作決定挑選盒子,打開,再挑,再打開。有些盒子就是錯過了,再也沒有機會碰上。
我還好,我覺得我的人生不錯了。淡淡的、行雲流水的人生。
有些錯過的、已經過去的,就過去了吧!沒有了那些東西,我還是活得好好的。
我所求不多,也還能接受我的順利與不順利,家人都平安健康,好像這樣就夠了。

快十一點的時候,D的女兒要找媽媽了。
好好好,我會趕快回去喔!
掛斷電話,忽然D又叫起來:喂,現在這是現場演唱耶!我已經五、六年沒有聽 life band了耶!自從我結婚就沒有了耶!
享受沒多久,電話又來了,小女生睡覺要找媽媽。
D說,媽媽正跟Nana阿姨在喝東西、聽音樂。一說出口,她就後悔了。她女兒因為沒能跟Nana阿姨一起出來而開始生氣。
當了媽的女人,好像都會變成灰姑娘,某個時間之內必須趕回家。
好吧,灰姑娘已經在拼命趕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icelife 的頭像
janicelife

行雲流水天地間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