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了一堆麥芽酥之後,我們打算去西螺大橋走走。
沿路看到許多小店與小吃攤都已經有人穿梭其間,看起來南部人都是頗為早起活動的作息時間,即使是元旦假日也不會睡到日上三竿。
這裡所賣的小吃大部分都是粿與各類米食,想來是由於濁水溪出產西螺米,居民便用各種方式來烹調出米的多樣滋味。

經過西螺有名的「油蔥粿」,由車中望去,人潮洶湧,店家正忙碌不已。
店前照例有大大的照片顯示某媒體曾來訪問合影,但是 Anne 剛剛才看過兩三位「本尊」,現在對於其他的「本尊」已經失去新鮮感,興趣缺缺。
「這裡怎麼那麼多本尊啊?到處都是…」

安靜的小鎮,沒有什麼高樓大廈,比較熱鬧的就只有幾條街。
小鎮的步調與都市比較起來,仍有濃厚的鄉土味,鎮民樸實也踏實的過著尋常生活,勤懇中又帶點草根生猛,那種氣氛讓我覺得像是回到小時候。



來到西螺大橋,牌子上寫著「舊西螺大橋,禁行大型車」。
車流量並不大,小鎮上常見到的機車與腳踏車晃悠悠行駛而過。

丹尼爾說小時候覺得它好大好雄偉,現在怎麼覺得它的尺寸好像縮小了?
是人長大了呢?還是橋變小了?還是看過太多雄偉建築與摩天高樓之後,相形之下它就顯得不起眼了?



西螺大橋跨越濁水溪,橋的那一頭是彰化縣溪州鄉,全長1.93公里。
明暗日影中,顯得這舊大橋的昔日風光不再。
陽光耀眼,卻也吹著略帶寒意的大風,一旁有個公園,人影稀落。


遙想當年,西螺大橋可是傲視遠東地區的第一橋啊!


回家之後上網查資料,是這樣的:
西螺大橋起建於26年10月(西元1937年),中間因二次世界大戰爆發,致使工程中斷,所有橋樑鋼材全拆移他用;光復之後,在美國援助下重建(民國41年5月復工),終於在民國42年1月竣工落成通車。
西螺大橋北起彰化縣溪州鄉,南迄雲林縣西螺鎮,採華倫氏穿式設計,全長1939.03公尺,寬7.32公尺,共31個孔架,號稱遠東第一大鐵橋,是本省南北運輸的交通樞紐。主供行人、汽車通行,左側還設有糖廠鐵道,當時號稱遠東第一長橋,全世界亦僅次於美國的金門大橋。


因年久承重有限,面臨功成身退。

於民國79年全面禁止十五公噸以上重車通行,現在僅讓小型車、機車與自行車等通行,並朝向觀光休閒大橋規畫。



沒有辦法拍到整個大橋的全貌。

事後 MAO 告訴我,要到附近的福善寺二樓、三樓,可以拍到整個西螺大橋的全景;尤其從三樓看出去沒有電線桿干擾,視野最好。
聽說看西螺大橋的夕照也非常美麗。



上橋走一趟,就從雲林過縣境到彰化了。
Anne 的棒棒糖真的從雲林縣西螺吃到彰化縣去了。

橋下濁水溪靜靜蜿蜒流淌,映著綠意,景致依然秀麗動人,我總覺得台灣實在很美麗。
只是橋欄往往遮住視線,無法將壯麗的風景一覽無遺盡收眼底,也無法拍照。



西螺大橋的今昔,是時代巨輪轉動下的變貌,讓我深深感受到巨輪輾過的龐大力量。

在時光之河當中,流逝了多少榮耀與輝煌。
再怎麼樣的「想當年」,過去了就是過去了。
昨日不可追,唯有當下才是真真實實的存在。





詩人余光中在民國47年3月曾經寫過一首詩:

西螺大橋──余光中

矗然,鋼的靈魂醒
嚴肅的靜鏗鏘

西螺平原的海風猛撼這座
力的圖案,美的網,猛撼這座
意志之塔的每一根神經,
猛撼,而且絕望地嘯
而鐵釘的齒緊緊咬,鐵臂的手緊緊握
嚴肅的靜。

于是,我的靈魂也醒了,我知道
既渡的我將異于
未渡的我,我知道
彼岸的我不能復原為
此岸的我
但命運自神秘的一點伸過來
一千條歡迎的臂,我必須渡河

面臨通向另一個世界的
走廊,我微微地顫抖
但西螺平原的壯闊的風
迎面扑來,告我以海在彼端
我微微地顫抖,但是我
必須渡河!

矗立,龐大的沉默。
醒,鋼的靈魂。



時隔五十年,回頭來看這首詩,帶給讀者什麼樣的心情呢?
從當年的遠東第一長橋到現在的禁行大型車,好個滄海桑田呢...

我個人最有感覺的是這一段:
我知道
既渡的我將異于
未渡的我,我知道
彼岸的我不能復原為
此岸的我
但命運自神秘的一點伸過來
一千條歡迎的臂,我必須渡河


我想,在命運中,人渡河成為過河卒子,只能向前。然而在這過程中,人蛻變與成長,異於昨日之我。未能與時俱進的,則只能立於原地、落於人後,褪盡光環。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