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掬一捧五月雪油桐花,潔白素淨的容顏在手掌中綻放青春。

4 月 20 日,桐花季第一天,我們曾經跑了一趟台北縣三峽、新竹關西與羅馬公路、桃園大溪之旅,好不容易才找到幾株油桐花的花顏,稀疏而孤單。

5 月 3 日星期六,中午我被編輯找到公司去校對稿件、然後丹尼爾帶 Anne 來接我,去診所檢查 Anne 的筋骨痛。
Anne 前一天剛去苗栗參加學校隔宿露營活動回來,說是腳扭到兩次、又因為活動前未充分熱身而導致膝蓋略有不適。
看完診回家的路上,已經下午四點多了,Anne 講述著活動點滴,提起搭車途中看到很多桐花。

既然講到桐花,我們就直接「順便」前往三峽去探看花蹤了。


一路上不斷看到山間的桐花,果然五月雪的盛況來了。



Anne 說,去露營時,帶活動的人問:「油桐花又叫做什麼?」
Anne 回答:「桐花!」
班導師回答:「五月雪!」原來應該要這樣答才算正確…
問題真的就只能有一種答案嗎?…


桐花滿山野。
Anne 說,看起來很像一顆一顆花椰菜。


白雞、三峽,放眼望去都是一叢叢盛開的桐花。
地上鋪了一排落花小徑。


風輕輕吹過,一朵又一朵白雪花就悠悠緩緩旋轉著飄灑下來。


要多少小花合力鋪排演出,才會有這盛大花況?



沿路都可以看到花顏,只要路旁稍寬,我們就停車拍照。
雖然沒有特定的目的地,但是路途中的五月雪發表會已經很壯觀。
有些路段不方便停車拍照,就把花顏記錄在腦海裡,收妥在記憶匣子裡。

眼睛還是比相機管用多了,在驚鴻一瞥之下,仍可以快速收錄各種風景。
很多細節與點滴一閃即逝,唯有透過心靈之窗才能盡收眼底。


五月雪妝點著青山綠樹。


像是雪花覆滿了樹梢,也像蛋糕頂端可口的糖霜。
難怪要叫做五月雪。


花事正熱鬧。

看花要把握時間。
去年 5 月初賞了一次桐花,頗為壯觀。
但是當時覺得那還不是最盛大的花況,本來預計還要走訪一條桐花祕徑。稍一耽擱幾天,一夜大雨便打落了所有桐花。
雨後,桐花全落在潮溼泥濘的地上,糊成一團,化作春泥更護花。
那時就決定今年要趁早探花。


桐花與雪白花瓣落在綠葉上,襯得綠意更綠,白淨更白。
這綠色植物其實也有它的丰采,伸展的曲線很動人,只是名氣不若桐花被炒作響亮,靜靜在山徑旁展露生命力的強韌。


剛剛隨風飛舞、翩然降落的花朵。


捧起一把花瓣,季節的美麗容顏與心事。



賞花不必遠求,平常山徑就可以盡收滿眼山色與花況。
我們在路邊晃蕩,附近居民騎著摩托車過去,喊著說:「知道來這裡看花還真聰明啊…」


山徑偶拾。
唯一很礙眼的就是電線彷彿無所不在。
每當在山路邊賞景或拍照,總是很殺風景的冒出一堆電線。
文明的便利,卻難以避免對大自然的影響。


車子駛過山徑,兩旁地上鋪展著落地的白色桐花。
那兩個金色半圓形是車內的杯架。


兩旁的綠樹形成遮蔽的濃綠樹蔭,有綠色隧道的感覺。
不一定要名勝,也有好風景。


很喜歡在山路兜風,蜿蜒連綿的山路,前方總有未知的驚喜在等待。
尤其當小徑安靜無人車時,好像坐擁山林,可以慢慢遊逛這幽靜領地。


晃到三峽吃晚餐。
這家「松柏園餃子館」生意不錯,以前我們來吃過餃子,這次叫菜。
這是客家小炒。


熱騰騰的筍。
配上滷肉飯,很家常很好吃。


Anne 的肉燥乾麵。
上頭灑滿蔥花,Anne 說「這是充場面的」。意思是說蔥讓麵看起來比較大碗、份量多。


肥腸,中間包裹著蔥段。


酸菜肚片湯。
丹尼爾說這酸菜酸得好。

以上三菜一湯加上兩碗滷肉飯、一碗肉燥乾麵,共 680 元。
其中筍子吃不完,還有一半打包回家

松柏園餃子館:三峽鎮中正路二段 414 號。
電話:2671-4767
營業時間:11:00~14:00,16:30~21:30(星期日全天營業)

2007 年 5 月 1 日的賞桐花遊記
【新竹峨嵋-1】飄飄似雪油桐花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