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醉生活農莊的手工產品。
因為放置在吧台上,很多客人詢問,但是這些是珍貴的非賣品。




桌上,用桃醉生活農莊的瓶子綻放花顏。

在法采時光住宿的話,冠羽會提供晚茶與早餐,晚茶時間是到十點為止。
7日那天,在兜風了一天之後,我們大約傍晚六點左右回到法采時光chick in,先把行李放好,然後去自強夜市簡單解決了晚餐,再回來喝晚茶。



女兒喝的是熱可可,我們兩人一起喝一壺水蜜桃茶。
一面喝茶一面看書,悠閒享受夜晚寧靜的時光。
沒想到後來和冠羽、盈羽聊天,不知不覺就到了十二點。




花布覆蓋著鞋櫃,上面放置一些花蓮相關資訊。
方框裡面是花蓮無毒農業的報導,當中就有妹妹盈羽的故事。

水蜜桃,對法采一家人來說有不同的甜美與難忘滋味。
盈羽這位女農,花費無數心血與時間,在山裡從事無毒有機農業,種植有機的水蜜桃與蔬菜。
看著她纖細的身軀,很難想像她可以在山裡連續步行數小時,走得比爸爸哥哥都快。
連哥哥冠羽都說很佩服她,佩服她簡單的相信、快樂的實踐、堅強的毅力。

故事的開始,是因為爸爸因緣認識了地主,為了幫助他,而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的深處租下將近兩甲的地。
原先是掌上明珠、中文系出身的盈羽,為了爸爸,就因此而開始務農。
因為要在立霧溪上游從事農作,所以選擇了不用農藥的有機無毒農業。
一切都從頭慢慢摸索與學習。

四年下來,當然其中有很多艱辛困苦,包括盈羽獨自在山上生活的時候,身上往往必須帶著山刀等大大小小的刀,來保護自己的安全。
住在簡陋的地方,洗澡必須自己燒水,有時候往往只是簡單擦手擦腳。甚至連廁所也沒有。
在山裡面對著無數挑戰、獨自奮鬥的艱辛,盈羽卻不以為意。

她講起來的時候雲淡風清,她說自己在當中有很多收穫,而且因為是自己想做的,所以也很快樂。
她就是認為這是一條對的路、這是對土地與人都有好處的事情,這是她有興趣、喜歡做的事情,所以就是要繼續做下去。

她說有很難忘的經驗,那些影像都印在心裡。
由於從事有機無毒農業,台灣獼猴與山豬會來吃農作…
但是也曾經有帝雉來下蛋。
這顯示著環境的天然與無害。

資料上說:帝雉生性非常機警,而且數量相當稀少,很難發現它的蹤跡,目前牠已經成為珍貴稀有動物名單中的一員。為世界瀕危鳥類,被列於國際動物保護聯盟的紅皮書中。

有時候盈羽會下到河谷去撿樹幹或木材,一路拖拖拖拖回去,劈了當柴燒。
所以什麼電鋸之類的農具,也都必須硬著頭皮學會,練就一身功夫。
有一次就在下到河谷的時候,看到一群水鹿來喝水,她就躲在一旁欣賞到水鹿離去。
生活中很多這類難忘的點點滴滴,都來不及拿照相機,但是都收集在記憶深處。
這類簡單的幸福,似乎就能激勵她繼續勇往直前。
後來發現,有些艱苦的事情她並不跟家人講,她怕家人擔心,所以通常報喜不報憂。
家人每每看到她很堅定的信念與滿足快樂的心態,也就支持著她繼續走這條路。
他們曾經一家人一起在天祥擺攤賣水蜜桃。
會有法采時光,也是因為要互相支持。
冠羽說,因為就是自己的家人啊,當然就是要一起努力啊!


冠羽自己買相框來佈置牆面,其中大部分照片都是桃醉生活農莊的影像紀錄。
有一張瀑布的照片,是一次因為颱風大雨而要撤離的時候,看到瀑布的壯觀,盈羽還一直不顧危險要拍下它。


今年,由於種種因素,地主收回了那塊地。
要離開心血灌溉的土地,盈羽非常不捨。
花兒是三月底告別之旅的時候帶下山的,仍然堅持著展現自己的生命力。

目前盈羽正在尋找其他的地,希望能繼續她的理想。
找地並不容易,因為平地氣溫高,容易有病蟲害,除非採取溫室種植。但是盈羽想採用自然的方式。
那就必須往高山找地,但是地主往往故意提高價錢開出天價。
大陸的地與人工比較便宜,但是盈羽覺得家人在這塊土地上,這也是自己成長的地方,她想留在這裡為這裡的人做一些有益的事。

而且她滿腦子想的都是有關無毒農業的事情,想著怎麼做比較好、如何改進。
她說,因為除草很累,可是除草劑很毒,撒下去可能三個月不長草,對土地傷害很大。
所以她想要養羊,讓羊去吃草最天然。
我們覺得她很可愛,從種植蔬果到想養羊,最後不知道會發展出什麼局面。
可是她就是單純的想做好她喜歡的事情。

雖然眼前還有很多未知,她笑笑的相信,總會有路的,她還是要走自己想走的路。

我想到證嚴法師的一句話:「有願就有力,願有多大,力就有多大。」
我相信,等到因緣俱足,盈羽的夢田不再是夢,會長成桃花源。

這篇文章很難寫,因為很難完整寫出盈羽的故事,與我們心中對她的佩服與感動。
最後還是寫多少算多少。

相關的故事,請看冠羽的紀錄:
桃醉生活農莊的山中軼事(上)
桃醉生活農莊的山中軼事(下)
冠羽的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ian2006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