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應該要好好放鬆與休息,Anne每逢假日都要睡到七晚八晚。有時過了下午一點才起床,通常那就是因為當老爸的不在家,當媽的只顧看自己的書或忙自己的稿子,根本不想煮午餐,所以也不叫人起床。
今天我家丹尼爾又去加班了,明天晚上則要到花蓮出差,眼看我們母女兩人又要陷入沒飯吃的情況,可能天天吃外食。丹尼爾不能好好照顧我們,為了減輕一點愧疚,也為了彌補我們,提議晚上去吃通化街夜市吃鐵板燒,然後就出門了。
下午忽然打雷下雨,這幾天都是這種午後雷陣雨的天氣。我跟丹尼爾MSN,可是常常叮咚半天沒人應答,不然就是慢好幾拍地冒出一句:「在忙,等一下。」通常這等一下就是老半天杳無音訊,壓根兒忘記這回事。
傍晚,終於冒出一句:「還在下雨嗎?」
「派小孩去看,說很小了。」
「那要不要出來?」
「小孩說:豈有不去的道理?」
「那來吧!我等你們。」
跟Anne說:在下雨耶!
總不能因為下雨就不吃晚餐。總不能因為下雨就不出門。
對啦對啦,如果不想做某件事,就會推說下雨;如果真想做某件事,就算下雨也阻止不了。
終於出門了,雨又變大起來。反正,不出門的時候不會下什麼雨,要出門時雨就會忽然變大淋得人溼搭搭,到了目的地雨又會神奇地變小,這是不變的道理。
已經打電話要丹尼爾從公司直接去臨江街了,走路就那麼五分鐘,他說好好馬上到,等了大半天還不見人影。
紅林鐵板燒,Anne非常喜歡這裡。我們固定坐在小桌而不坐鐵板前面,免得噴到油或是燻得整個人都是油煙味。固定那一位師傅,他知道我們不要一堆醬,喜歡吃原味。
我們也跟師傅熟了,他看到我們,問說:「把拔停車嗎?要不要等他來再炒?」
「先炒了。」打電話去,丹尼爾說才要出來。
不過師傅還是先上其他菜,把牛小排留到丹尼爾來才炒。
空檔時,師傅還來問Anne:「幾年級啦?都比馬麻高了。當初來吃的時候,還沒上幼稚園哩!」
對啊對啊!那時候常常在下午一、兩點帶她去大安路的仁慈公園玩。那邊有樹蔭和溜滑梯,認識了一票媽媽和小朋友,每天去碰面一起玩。傍晚五、六點,大家回去洗澡吃飯,我們就去丹尼爾公司,一起回家吃飯或一起在外面吃飯。
那時候常常去紅林吃鐵板燒。點的都一樣:牛小排特餐、鱈魚套餐、香菇------
後來,Anne上幼稚園、上小學,不去仁慈公園了,在學校操場玩。有時候,丹尼爾打電話來說,出來吃飯,於是趕快搭公車去會合。
近三年來,種種變化,很少去紅林吃了。最近又頻繁起來。
咦,時間還真是快,Anne開學後要上六年級了。
去仁慈公園,好像才昨天的事呢。
丹尼爾來了,膝蓋以下褲管都溼了,因為雨勢忽然變大。
師傅這才炒好牛小排送上來。
切,最近吃牛小排,都沒有骨頭耶!
師傅說,現在都改用紐西蘭牛肉,都沒有骨頭了啦!
沒得啃骨頭,沒有那嚼勁,感覺完全不一樣。
歲月裡,雖然有些東西照舊,有些終究是不一樣了。某些逝去的滋味和感覺,似乎再也找不回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icelife 的頭像
janicelife

行雲流水天地間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