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幾個月沒有到後院走走了!
對我們來說,宜蘭就像是我們的後院、後花園。我們曾經「到宜蘭像在行灶腳」,簡直像進廚房那樣頻繁。久違囉!
想去宜蘭,不為了什麼特別的目的,就只是想去走走,就好像隔一段時間會想起要跟熟朋友打個招呼、傳個簡訊。
既然要到宜蘭,第一站當然就是礁溪蔥油餅囉!我們還特別留了肚子不吃早餐,就由礁溪蔥油餅來為我們開啟一天的序幕吧!




要吃礁溪從油餅,照例,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排隊的人龍。
雖然看似人不多,可是也著實等了二、三十分鐘,只見有人拎著十個、六個離去,像我們只買三個的算少了。



電信局旁邊停著這熟悉的車子,曾經它忙碌個不停,供應著源源不絕的蔥油餅。
目前它在休息中,宛如解甲歸田的昔日戰將。



幾個月不見,果然有了一番新局面。
蔥油餅搬到鐵皮屋裡去了。



電信局旁新增了一排鐵皮屋,礁溪蔥油餅改到鐵皮屋裡落腳了。


不變的是俐落的身手,一張又一張蔥油餅不停下鍋、打蛋、加上大把蔥花、出爐。
有人說她們是看了電視的報導而尋來的,最吸引她們的是那大把灑下毫不吝嗇的蔥花。
丹尼爾說,跟我們最早吃的時候比起來,現在灑蔥的數量已經稍加節制了。
不過,如果跟其他攤子相比,礁溪蔥油餅的店家還是算蠻大手筆的;而且仍然維持25元不漲價,也算對得起消費者。


拎著礁溪蔥油餅,找個地方坐下來吃吧!
晃到了吳沙紀念館外頭,在民宅前面的涼蔭處閒坐,風吹來好涼。
丹尼爾席地坐在門檻處享受清風,赤腳踩在卵石鋪成的地面上,去向老阿伯借來一把舊木椅給我坐,我覺得風吹得我醺然欲睡,很想搬來一張躺椅入夢。
雖然只是尋常人家的日常風景,卻覺得是這麼的貼近生活真貌,不奢華不虛浮,實實在在的、腳踏實地的過著柴米油鹽平凡家居。




到吳沙紀念館裡面去走走,裡面很簡樸,有許多文史資料與照片,記敘著吳沙「開蘭第一人」的事蹟。
不過我倒是覺得很感慨,漢人詠讚著吳沙的開墾事蹟,但是對原住民來說,這是一種入侵和占地的行為嗎?文史資料中顯示了當年原住民曾經反抗。
不知道歷史究竟是還原了真相,還是掩蓋了真相?歷史是由勝者所寫,不知有多少史實是隨著時間而湮滅成灰…



宜蘭的候車亭很有造型哩!
乍看有點像兩條魚頂天立地,很有意思。

一路兜風,路旁的稻禾青綠而充滿生機,生氣盎然,看了就覺得心情大好!
雖然沒有特定的目的地,光是這樣沿路賞景,也是心曠神怡。

好像才吃過早餐,怎麼又到了吃午餐的時間?
時間到了好像就該對肚子腸胃有所交代,那就來頓美味料理吧!




來到羅東鎮的「祥瑞渡小月餐廳」,丹尼爾說以前有朋友請他吃過這裡的菜,很不錯,都算功夫菜,所以帶我們來嘗嘗。
丹尼爾去點菜的時候,服務人員自動送上了這碟小菜和果汁。
一問之下,原來小菜和果汁都是吃了才算錢,不想吃的話可以原封不動退回。
這也算是做生意的促銷招式,不管客人點不點,先送上桌再說。如果客人一時不察就吃了喝了或是不知道可以退,那就多賺了這筆生意了。

丹尼爾留下了這碟花生,說是好吃。
吃起來帶點甜味,還可以看見中藥的八角,據說是用中藥入味。
的確很好吃,只是也會連帶一直口渴喝水。



粒粒分明的炒飯很好吃。上面還有櫻花蝦。



魚翅西魯肉。據說這是宜蘭名菜。
據說,「西魯肉」是一種什錦羮,是宜蘭傳統菜餚,由於以前物資缺乏,所以把豬肉屑、青菜、魚皮等芶芡做成大雜燴。



我們桌上的這道魚翅西魯肉,用料頗為豐富,高湯內有香菇、肉絲、筍絲、魚皮、魚翅等,非常好喝。
鍋子下的火持續讓這道菜熱騰騰的飄香,喝了很暖胃。



糕渣,也是宜蘭名菜。下面墊有蝦餅。
服務人員提醒我們要趁熱吃才好吃,而且要小心內餡燙嘴。
吃的時候,外面比較酥脆,咬下去會有半液體狀半凝固狀的內餡,有點像炸過的年糕。

後來我上網查詢,對糕渣的解說是這樣的:
糕渣是以雞胸肉熬湯瀝清,並將赤肉和鮮蝦仁剁碎,再將肉泥、高湯、雞油加太白粉放入鍋中,以小火邊煮邊攪拌約一小時,待其冷卻凝固再切塊油炸,等糕渣呈金黃色即需撈起。


這當中有個小插曲:
我們這盤糕渣,有幾塊是中空的,丹尼爾留了一個中空的糕渣給服務人員,請她提醒廚房要留心這種小狀況,還特別加上一句:「請廚房留意就好,千萬不要再補給我們了,吃不下了!」
誰知道,廚房非常有誠意的補上來一整盤糕渣,看起來比我們原先這盤還要大盤!
我們點了太多菜,已經再也裝不下這一盤新補上的糕渣了,剛好隔壁桌有四位小姐,她們也是第一次來,並沒有點糕渣,丹尼爾就把這一盤原封不動的轉送給她們吃了。



小羊排。
處理得不錯,沒有羶味,但是口味比較重。



這一盤是肥大的蚵仔,另一項是油條裡面包魚漿之後下去炸。



下面墊著嫩黃的豆腐,盤子下加熱時豆腐還不停跳舞;上面圓球形的是魚。
這道菜竟然是我們三人一人一盅...

丹尼爾點菜時太豪邁了,看著照片指指點點「這個、這個、這個…」不小心就點了很多道好料,我們三人實在也吃不完。

店裡生意很好,從這種場面很難想像現在的經濟不景氣。
老闆娘逐桌招呼問候,我們跟她說菜很好吃,但是吃不完可能要打包,她說沒關係,這鍋西魯肉再加湯之後打包回去慢慢吃。
我們下午還要趴趴走,所以把打包的菜寄放在櫃檯,要回台北時才來取走。
回家一看,老闆娘幫我們加高湯還真是毫不手軟,阿莎莉的大方加下去。



飯後的甜點。據說是招待的。
原先以為這是杏仁豆腐,吃了才發覺不是平常的口感,是像麻糬一樣的黏稠QQ感。

這一頓吃得非常撐,除了上面的照片,另加兩瓶蘋果西打,大約1,300元出頭,說起來並不算貴。

但是也因為吃太飽了,本來丹尼爾預計要在蘇澳吃花生湯,也自動跳過省略了。因為還要留點肚子吃羅東夜市的包心粉圓。

這當中為了消化消化,我們兜風到了蘇澳山上果園,雖然主人 Gina 不在,她說我們自己進去就行了。
Anne 不但對於放山鵝和放山雞沒什麼興趣,而且還被一隻黑色的雞嚇到。
她說她只對小雞有興趣,丹尼爾帶她去看比較小的雞,大老遠只聽到父女倆的對話:「這些雞哪裡小了?」「這些明明就是比較小隻的雞啊…」

我和 Anne 大概是不適合山林郊野的生活的吧~



還是來吃羅東的包心粉圓好了!
這是「綜合布丁」加粉圓,55元。
其實是我買錯了,我們本來都吃45元的「三色布丁」加粉圓,但是太久沒來我已經忘記了。錯買的結果是多花錢買了一堆紅豆綠豆之類,大家都不喜歡。



把包心粉圓帶到羅東林業文化園區來吃。
風吹來涼涼的,帶著休閒的愜意。
這裡已經逐漸在變化中,原先的大門、停車場都已經不是昔日的模樣。
如果原先是清新自然的素顏,現在已經慢慢撲粉上妝了。



坐在火車車廂中歇息,Anne 欣賞著各種毛毛又可愛的小型狗,我則觀察著這一幕。
纖細輕盈的女子穿著旗袍正在打理妝容,腿上放著白紗,不知是要拍戲還是要拍婚紗照。



有一絲絲電影「色˙戒」的感覺。



當然還是要到奕順軒買桂圓蛋糕。
小姐後面的櫃子上排滿了桂圓蛋糕,這項招牌點心的人氣最旺了。
蔥餡麵包據說也很熱門,剛出爐就有好多人一擁而上要搶購,很快就所剩無幾。




平常我們都到羅東店,這回改到礁溪店。
奕順軒店門口有這可愛討喜的吉祥物迎接客人。
偌大的店裡面擠滿了人,試吃的、喝茶的、購物的…
外面還有手執相機的警察在維持交通秩序,不讓人隨意停車阻擋了車流。

說是到宜蘭來走走,就結果來看是一路吃個不停。
像是閱兵一樣把所有愛吃的小吃都召集來吃上一輪,再嘗試點新花樣,這就是「出巡」的最佳流程了。




礁溪蔥油餅【偷閒遊宜蘭行-2】吃呀吃呀吃不停

羅東夜市包心粉圓【颱風前宜蘭行-4】羅東夜市

羅東林業文化園區【宜蘭縣-7之羅東鎮】變化從未停止

奕順軒桂圓蛋糕【宜蘭】奕順軒桂圓蛋糕

奕順軒麻糬【颱風後宜蘭行-2】奕順軒麻糬

蘇澳花生湯【宜蘭縣蘇澳鎮-4】大吃小吃

蘇澳果園與放山雞【宜蘭縣蘇澳鎮-2】山林採果之旅(中)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