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就聽見雨聲,喔,我的旅遊啊…….
聽說氣溫會下降七度,可真是令我戒慎恐懼,深怕帶的衣服不夠禦寒。
現在我的行李都已經越來越簡單,能少帶就不要帶,反正人一天當中真正要用到的東西並不多。
有時候,我乾脆用洗手乳或香皂洗臉,倒也沒有長痘痘或皮膚爛掉。
本來丹尼爾想跟一些重車朋友會合,一起去新竹峨嵋吃細雪冰品。但是因為下雨增加許多不便,只好作罷。
重車朋友今天不想走台三線,因為山路比較彎也比較遠,下雨又溼滑,增加危險性。所以他們決定走西濱快速道路。
丹尼爾想跟他們會合,一方面是想帶他們去吃冰,一方面是這樣跟車比較不會打瞌睡。長途開車很累,要想辦法提神。
以前丹尼爾曾經沿路追蹤一輛豆花送貨車,想辦法不要跟丟,這樣使他精神大振。

去峨嵋吃細雪冰品,順便再聊聊天,就一路南下。
雨天,加上是三天連續假期的第一天,一路塞車。
前幾天玩太多,睡太少,所以丹尼爾和我是一路睏倦想睡覺,Anne早在後座蓋著大毛巾和外套睡得正好。
本來想去埔里吃滷肉飯,來到後龍就很晚了,草草找個地方吃午餐。一盤排骨飯,有炸排骨和三個配菜,只要50元。
台北以外的地方,消費還都蠻便宜的。
一路開車、一路找休息站睡個二、三十分鐘,到了下午四點,終於來到台南關子嶺。
關子嶺最有名是水火同源,小時候曾經來看過,現在好像已經沒落了。我對它並不感興趣。而且,這一帶非常雜亂、缺乏妥善規劃,路窄,車子又亂停。@@
那我們何必大老遠繞到這裡來呢?
丹尼爾說,他研究地圖之後,發現了一條比較近的路,只要從仙公廟這邊往下切,就可以縮短不少路程,早早抵達曾文水庫,進飯店休息。
這時候,不知為什麼下著雨,有點起霧,視野不是很好。這種情況下行駛在山間小路,有點危險。
但是來都來了,我們努力往前尋找仙公廟。
好不容易來到仙公廟旁邊的小路,卻沒有什麼告示牌,路徑窄小,僅容一輛車行駛。
勇往直前,卻發現小路還真是又窄又荒涼,只要有一根樹幹倒在地面,我們馬上就會遭遇前進不得、後退困難的處境。小路完全無法錯車或是迴轉。
喔唷,在這種情況下當然也不可能回頭啦!只好在濛濛的狹窄小路上冒險往前。
偶爾可以看到被樹叢遮住一半的「曾文水庫」指示牌。
天色漸漸暗下來了,小路上可是沒有路燈的,連人跡都看不到。
還看到一條長長的綠蛇,就在路中間。過了一會兒,牠才慢慢離開。
丹尼爾只能感嘆他真天才,竟然找到這樣的路,難怪沒有旅遊指南推薦這條路徑。一個不留神,這條小路還真的會變成「短路」喔。
蜿蜒曲折,前路未卜,只能在心中呼求菩薩保佑。
呼,終於從一堆草啊樹啊當中竄出來,到了柏油大馬路。
回頭看看來時路,一個指路牌子寫著「仙公廟」,光看那堆掩路的草叢和窄徑,我們是不會有一絲念頭想走這種路的。
這路是從山頂下切,雖然距離比較短,可是因為陡又窄,不好開,速度慢,反而耗掉更多時間。
丹尼爾說,哼,竟然花掉一個鐘頭走這條「短路」,走大馬路早就到了,也不必這樣提心吊膽。

來到了今晚的住宿處,山芙蓉度假大酒店。
這次丹尼爾的朋友招待他住宿,說這是新開的「五星級旅館」,只酌收一千元清潔費。
嗚啦,一顆星也沒看到,更別說五星了。
而且聽說已經開張好幾年了。有些物品都能看出歲月的痕跡了。
給我們的房間有兩張大床,本來是四人房,所以用品、早餐劵都有四份。
看在一千元的面子上,勉強還算可以接受,就不要再嫌它了。雖然說它不算新,好歹也還算寬敞。
吼,那幾車遊覽車的遊客真是吵死人,在大廳、客房走廊,都是他們哇啦哇啦的喧嘩聲,佔滿大廳的椅子大聲聊天,旁若無人,當做自己家一樣,還真是「賓至如歸」。非常非常的煞風景。
本來丹尼爾還想殺到楠西去吃晚餐,可是還有一段路,還是早早休息好了,就在附近小店叫菜吃,出來玩就是隨遇而安嘛!
小店裡只亮幾盞燈,其他的燈無法全亮,說是電壓不足。吃著飯,電燈還會閃爍。發電廠就在旁邊,怎會如此?說是發電廠在整修。
丹尼爾說:沒客人就關掉冷氣啦,五噸的冷氣很耗電。
老闆娘:你們就是客人啊!
丹尼爾說:我們沒關係啦!
這樣老闆娘就很高興。

晚上早早休息了(十點多),只有Anne自己在看青山剛昌的卡通影片,快十二點才睡。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