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老同事在華納威秀的Ruby 聚餐,一共八個人。
理由之一是:小貓有六折的折價劵。
理由之二是:我們九三學年第二學期有一筆獎金。
理由之三是:九月要組織調整了,趕快大家聚一聚。
理由之四是:五月底我離職時,大家正在水深火熱趕稿、送審與送製,當時沒有時間和心情吃送別餐,所以大家決定等有空一點的時候要大吃一頓。
我先去公司集合,大家從下午兩點調班。
五個女生上了March,忽然從小雨變成傾盆大雨,水像潑下來一樣。而且在信義快速道路上,某一段路的雨特大,某段路又幾乎沒雨,隔沒多遠雨勢又變大,真是神奇啊!
我們一面快樂聊天,一面想到:咦,還有兩輛機車的騎士不知如何了?
兩點半,我們已經坐在Ruby開始吃。不多久,阿吉來了,說雨真大。幸虧他有神奇的天德牌雨衣。

三點半,王小生載著小貓終於到來,兩人溼搭搭的,王小生說:「吼,那個雨真大,我就好像在騎那個水上摩托車,轟隆轟隆的打雷聲,簡直就像對岸的炮火已經密密麻麻打過來!」
現在他說他鞋子裡都是水,衣服全溼透了,於是他塞了餐巾紙在衣服裡吸水。
王小生每次都很搞笑,以前大家一起吃午餐,他總是在「政治作戰分析」:「你們都不知道要緊張,我們要注意對岸的動態,他們這次演習都沒有漁民敢出來捕魚了,這表示事態嚴重--------」
他退伍快三年,不時述說當年的經驗,例如煮菜不好吃被學長翻桌子,罰他伏地挺身,他一面伏地挺身一面看著鐵櫃映照出來的景象偷學煮菜,據說現在手藝可不是蓋的,拿手好菜是炸豆皮。
小貓:豆皮根本不必炸就熟了吧?
王小生:要炸,還要調醬料勾芡淋上去,像羹一樣。
阿吉:哪家餐館可以點到這道菜嗎?
王小生:沒有耶!
阿吉:那這是哪來的菜?你自己發明的嗎?
王小生的悲慘事蹟包括:退伍當天剛走出營區,女友打電話來說要分手。還有,他大二的時候,有一次上廁所,天花板掉下來打到頭,血當場噴出來-------
我:嘎?你褲子都沒穿好就這樣大叫然後被發現然後被送到醫院?
王小生(急急辯解):有啦有啦,當時穿好了褲子正要站起來的時候才被打到的啦-------
啥?穿好褲子正要站起來?不是站起來才能穿褲子嗎?這說法漏洞百出哦--------啊我是追究那麼多幹什麼???

可是就是這樣東聊西聊亂亂聊,會有一種很親愛的感覺,一起打拼過,一起有過許多歡笑淚水的回憶,所有的酸甜苦辣都變成談笑的話題。
某些令人生氣的事情與人物,罵一罵;某些糗事,拿出來開玩笑;某些辛苦的事蹟,一面回想一面吐苦水--------
這就是一群好夥伴會做的事情。

而且我們常常一句話就虧到重點。
大家說起調到別組的「小鹿班比」,他要在公司附近一帶租房子住,因為三、四年來,他往返基隆---新店通車上班,實在太累了。他又認真,常加班,以前在組裡的時候,常常晚上十點關了門,第二天一早七點多又來開門了。
「小鹿班比」是我取的外號,因為每次叫他,他都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人際關係給他很大的壓力與負擔。可是他獨立作業的話,就可以把工作處理得很仔細。他跟稿件處得比較好。
有同事問他要不要一起分租房子,他又說不想跟熟人住,最好保持一點距離。
「哼,他喔,又膽小、又怕鬼、還不要跟別人離太近。」
哎呀,說的好呀!
當初本來我跟他一組。只要我們跟老師開會,用餐時間會叫便當。他都把附贈的冬瓜茶給我。為什麼不喝呢?
「因為我很怕吸管戳下去以後,冬瓜茶忽然噴出來,那樣太丟臉了,我寧可不要喝。」
我乾脆幫他戳吸管,這樣他就喝了。

講到「小鹿班比」,他調組快一年了,王小生是來接替他的。
我:喂,王小生,你到公司快滿一年了耶!你去年趁我去日本員工旅遊的時候偷偷混進來。
王小生:對啊!去年九月妳去京都、大阪玩。吼,跟妳同一組,每次都被妳催稿子,抓一堆錯字-------
我:對啊,你還被Nana叫你縮小腹,誰知一年下來你肚子更大圈了。
那時候,組長Nana坐在王小生旁邊,她每次轉頭就看到王小生肚子凸出來,但是她決定把話吞下去。
這樣忍耐三次之後,第四次,她終於、一定、非說不可了:「王小生,你要縮小腹,你看看你肚子都跑出來了,你要節制一點呀!」

想想這一年來,變動真不小。「小鹿班比」調組,王小生來,在公司待了快十年的Nana 決心離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換組長、換第三個組長--------
現在組織又要重整與變動,一年真是又短又長啊!

我們吃了好多好多的東西,洋蔥圈、薯條、三明治、漢堡、雪碧、蜜汁肋排、凱撒沙拉、千層麵……..雖然是大家一起分著吃,還是撑到不行。
「這樣下去,恐怕吃再多酵素也救不了我們。」
原來D已經分發酵素給大家,吃完大餐吃酵素,以維持適當的體重。
王小生說起醫生開給他的藥,那主要是防止食物從食道往上逆流,副作用則是嚴重腹瀉。
D下了一個註解:「要嘛就上來,不然就通通下去。」
果然還真傳神啊!

最後,眼看已經五點半了,我們叫了調酒。
大家拿著自己的吸管,在不同的調酒杯中吸一口,嘗嘗不同的味道,然後再把自己叫的酒認領回來享受,就這樣喝到六點半。

我們都吃不下晚餐了。只有D,她還有一頓飯要吃,因為她們全家早已決定今天晚上要去吃周胖子餃子,她的家人已經打電話來催她了。
而我的老公從花蓮打電話來說要搭飛機回來了,他只聽到話筒裡傳來一個男子說故事的聲音,以及老婆在說:「好好好,你去忙,去忙,我們在喝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icelife 的頭像
janicelife

行雲流水天地間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