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溪晃蕩遊逛的時候,遠遠就看到燈火輝煌的橋身,燦爛亮麗如虹彩。
東繞西轉的兜風之旅,總能看到它高高矗立所綻放的光芒。
在馬路上不好隨便停下來拍,勤奮的丹尼爾乾脆帶我們去就近觀賞。
開車不方便拍,就停下來好好拍個夠。非常阿莎力。


大漢溪溪水中有倒影,虛實交錯。



在藝文之家(原蔣公行館)拍照後,丹尼爾帶我們在公園漫步,順便再找地方取景觀拍照、欣賞橋上夜景。
公園旁有階梯可以下到橋上。


從上往下俯瞰,有人群聚集,原來有街頭藝人表演。
一位有點年紀的伯伯正在展現打陀螺雜耍的功力,不停變換著花樣,騎獨輪車、玩平衡輪、打傘轉陀螺、讓陀螺在傘上不停旋轉舞動…一項一項毫不停歇。
光是打陀螺就不容易了,更何況還要在行動中瞄準、保持陀螺的運轉。
偶有失手,他馬上重新來過。
隔段時間就有人上前去,在箱中投錢「打賞」。不過看來要靠這個賺錢並不容易,似乎是個有點寂寞的技藝。


夜晚的大溪橋,橋頭有如城堡一般,亮麗貴氣。

後來查資料,網路上這樣說:
大溪橋,橫跨大漢溪。橋身採用和大溪老街相仿的巴洛克風格,兩側橋頭如城堡般壯觀,橋面紅磚、拱門、石雕精美,顯得典雅浪漫,值得細品。
建於民國廿三年橫跨大漢溪的大溪橋,原為鋼吊索式的造型,在十九世紀初期,大溪橋也採用了先進技術,全橋只用二座橋墩,路面則採吊懸式,優雅而簡潔的 造型與自然風光相輝映,有「崁津歸帆」之稱,被列為全鎮八大美景之一。
大溪舊橋於數年前遭到賀伯颱風的肆虐而被沖垮,在地方多方爭取下,三年前由省公路局進行整建完成,改建後的大溪橋為採等距的現代鋼筋混泥土橋,分由十三支橋墩支撐。
已歷經兩次改建的大溪橋,鎮公所將美化改建成為長三百卅公尺,有十三支橋墩的現代水泥橋,不過橋樑兩側以鋼索懸吊,橋面兩側人行步道還設計花台牌樓,兩橋頭入口也有拱門設計,橋樑外型呈現復古吊橋型式又富含巴洛克風味。
(取材自http://librarywork.taiwanschoolnet.org/cyberfair2006/w10000/10.htm)



有種錯覺,彷彿是要由金碧燦亮奪目的宮廷大門經由護城河進入戒備森嚴的宮殿。

我好像常常無意間就遇上了美景。
本來不是刻意尋找追求,卻往往因緣際會就有了意外的緣分相遇。


橋身兩側是仿老街的石雕。


一群中原大學的社團夥伴出來玩,興起就在橋旁唱歌,倒也吸引一些遊人駐足圍觀聆聽。
有人順手把自己的提袋放在前方地上,看起來有點像是等候聽眾打賞錢,還真有人往裡面投錢,他們說那完全是意外。
青春的熱力和笑鬧,以及出於興趣的歌唱,譜出一首又一首旋律迴盪在橋上。



星期六的夜晚,橋上並不算擁擠,但是也算有些遊客,蹓狗的、騎滑板車飛奔而過的、散步的、賞景的、拍照的、卿卿我我的、喁喁細語的…
薄涼的夜晚,在橋上輕鬆自在的散步,很有家居閒情。
讓我想起小時候的公園、廣場或廟埕,百姓眾生吃完飯後在樹下聚集乘涼,喝茶聊天或下棋,婆婆媽媽閒話家常,小孩在旁玩得不亦樂乎,就是這樣的情景與氣氛。


喜歡這樣的畫面,平衡對稱、閒適愉快,明亮開闊,一幅充滿希望的人生藍圖。


喜歡這樣的畫面,向前延展的遠景。



煎蛋要翻面,拍橋的夜景也要不停換邊再繼續拍。
丹尼爾真是非常勤奮。

我喜歡夜色裡的燈光。
不管是萬家燈火中,彷彿有人在家為自己留一盞燈的溫馨;或是都市造景中的燈火通明、七彩亮眼;甚至是短暫絢麗的高空煙火,我都喜歡。


美好的夜遊記憶。

Anne 說:本來只是下午要去看醫生,結果竟然看了桐花又夜遊,回到家都晚上十點多了...
這是老公心血來潮特別加送的夜遊之旅,以便在他去馬來西亞出差五天時,可以有愉快的旅遊記憶陪伴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icelife 的頭像
janicelife

行雲流水天地間

janic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